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2章 父子相见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在城门处见到楚澜清的时候,他们还以为是露出了什么破绽。领头的人上前一步,恭敬地给楚澜清作了一揖,从容地回答着他的问题。

    楚澜清玩弄拇指上墨绿的玉扳指,得知他们是要献上珍贵的血珊瑚时,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眼中闪烁着欲望的光芒。

    他终于不再注视楚澜侧,站到血珊瑚一旁,隔着外套抚摸了它一下,确认里面有东西无误后,他终于让出了一条道路,摆出了一个请的手势,允许他们进入宫城更深处。

    对待献宝的客人,他还算是尊重一些。没有像外界传言那样狂妄。

    正殿殿门大开,里面装饰一幕奢华,宝座上镶嵌着宝石泛着幽蓝的光芒,贵气之中带着寒意,一张厚重的兽皮铺在上殿,兽皮尽头摆放着已风干的虎头,张着血口满是凶色。宝座的屏风上,贴着金纸,上面刻出一副千军万马图,每个人物的神色都生动无比,宛如活物。

    殿中尽是象牙雕饰,顶上宫灯悬挂,整体气派至极。可鲜有人知晓,这华丽的背后,机关重重,暗箭待发,楚澜清要想将人置于死地,即可触动机关,此人便再无活路。

    “你们想用血珊瑚,从孤这里换什么?”楚澜清拂衣袂,正坐与宝座上。

    婵州单独为城以来,统治者均以‘本城主’自称,楚澜清到这以后,就在此自立为王了。

    楚澜侧站在最末的角落里,看着楚澜清不可一世之举,早已对他嘲讽至极。一个阉人,有何资格做为王者,压制百姓。

    他低下目光,故作谦卑之态,不招惹人注目,才能有机会混在城中查找黑火药的储存地。不知为何,最觉楚澜清在监视自己,他偶尔抬眸,不见他有丝毫一样,与领头之人笑谈交易。

    “小人虽阅得奇珍异宝无数,却常年漂泊无依,导致现在一事无成。今日,想借着珍宝从皇上这里,博得一席立足之地。”领首之人李安抱拳说道。此人也是楚澜侧最为信任之人,交给他办的事情,从未让楚澜侧失望过。

    字句都说得恳切,尤其是楚澜清听见皇上尊称时,满意一笑,回道:“你,是想投奔于孤?”

    李安上前几步,甩袖跪地,道:“小人这里,不仅有宝物,也有天下难以寻得的毒物,更有善于用蛊使毒的手下。如承蒙皇上圣恩,接收小人,小人会与下属誓死效劳皇上!”

    话说得格外动听,但凡有野心的人,都会心动,更何况是楚澜清。楚澜清脸上满是激动,抬手示意他起身,道:“你那能有如此人才,孤怎能将你往外推——”

    本意现在就收了他们,不料楚澜清话语一顿,像是想到了什么,眸中泛起一道寒光,片刻见神色归于平静,他轻叹了一口起,将手放下,语气变得淡定了些:“不过,你们这帮人还是再考虑考虑,三日后,如果还是愿意誓死效劳于孤,孤自然不会亏待了你们。”

    “来人,带贵客下去休息。”

    话已至此,李安担心楚澜清会生疑,便没有再多说什么。一众人给楚澜清拜了一礼,就跟随着侍从退下。

    厢房中,李安沏了杯茶,递向了楚澜侧。楚澜侧没有去接,站到房门处,看外边飞舞的大雪,陷入了沉思之中。

    隐隐觉得,事情并不会像表面上那么顺利。楚澜清的城府极深,又有几个人能看清他的心思。

    与白天相比,夜晚的宫城,温度骤然下降了很多,即使在殿内,也感觉手脚冻得有些僵硬。这个阶段,也该是宫城中防备最轻松的时候了,楚澜侧无心入眠,便出殿小心走动。

    此时,宫城里几乎没有什么侍卫查巡,静的只剩下风声,走在雪地上,脚步声便隐匿在风声中,让人难以察觉。

    除了楚澜清的宫殿灯火辉煌,这里没有一处是明亮的,空旷的雪地上没有什么阻拦物,凭着感觉摸索也不会受到伤害。

    当年,风陌涵就只有他一个朋友,他在宫城养伤期间,风陌涵几乎将城中所以的秘密都告诉了他。如此毫无保留的告知,倒也不是完全信任他,只是风陌涵自负狂大,认定了他死也要死在城里。

    曾经,楚澜侧还对这里的秘密不屑一顾,而今日看来,风陌涵所说的一切,对他现在而言是何其珍贵。哪里有密室、哪里是禁地、哪里又可以暗中出城,他都了解的清清楚楚。一些事情,可能连楚澜清都不会知道。

    走了半路,楚澜侧感觉不远处有动静,他悄悄隐于一所宫殿的转弯处,不过一会儿,便有一队侍卫从此经过。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