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1章 潜入宫城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宫中的日子难得安稳了几天,边疆一处却传来了贼寇袭击的消息。楚澜侧派人仔细调查了一番,除了楚澜清,没有人敢如此造次。

    婵州在风陌涵掌权时期,城中繁荣民安,兵力虽不比周边的国家,至少百姓们可以安居乐业。自从楚澜清占领婵州后,这城中日日都有百姓死于非命,强盗恶人接连伤人扰民。

    黑暗的统治,使得百姓敢怒不敢言,后悔起曾经将风陌涵从城主之位上逼退,不然,城民们也不会落得如此地步。

    楚澜侧向楚澜清宣战出兵,不料短短半个月的时间,数万大军全军覆没,震惊朝野之时,也让人倍觉不可思议。

    人坐在理政殿中,内心却没有片刻安宁的。楚澜侧手持着朱笔,身边堆积如山的奏折,让他有些出神。不断有大臣过来上奏楚澜清的恶行,都被他一一挡了回去,只召见了几名心腹过来。

    “皇上,臣愿代兵再次讨伐婵州,誓死为国效劳。”主位下,领首的小将说道。他们身份虽然卑微,但实力确实将士中的精英。

    这话让楚澜侧感到疲累,随手拿了本奏折,摊开放到面前,道:“朕若想接着讨伐婵州,就不会私下召你们过来了。”

    有勇无谋。这就是他没有给他们重要官职的原因。不知是太过劳累还是怎样,奏折上的字迹让楚澜侧眼前模糊,胸口处一阵沉闷,他咽了一口气,把桌案上的东西全部推到一旁。揉了揉额角,道:“你们几人和朕一起,暗中去一次婵州,不得声张。”

    第一战,可见楚澜清的阴险狡诈。万军覆灭,再次发兵讨伐,无疑还是自投死路。

    他要离开楚国,去婵州一事,就连白若娴都不知道。两人见了一面,楚澜侧只说是去民间微服私访什么的,白若娴并未放在心上。

    临行前,楚澜侧竟然一道旨意,将囚在宫中多日的楚澜君,放回祁地。

    白若娴不知道楚澜侧都在想些什么,他的心思她已经猜不透了,便干脆什么都不猜测,尽心尽责地将后宫事情打理好。

    解决完后宫的一些事情,白若娴也才有闲心去殿外中漫步,她喜欢一人独处,很少让宫人跟随着她。本来想去楚澜侧的寝宫中看望,行至一半,才记起他已离宫。转身时,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紫竹亭。

    脚步不由在这里停了下来,亭院旁的竹子正是生长的时候,繁茂地遮住了炙热的日光。亭子隐匿在高竹的阴影下,站在长廊上看去,那里一片阴凉。白若娴一人站在长廊人,静静地观望了那片竹林很久,言不清对此处是何种感情。

    下意识的,还是向竹园中走去。在阳光下,她白皙的皮肤透着些红意,睫毛染上了一层和煦的光芒,脚步缓慢且轻,不让这宁静有丝毫破坏。她的到来,反而给这里更添了一道风景。

    白若娴将要走到亭子时,停了下来。她的对面,有一人在亭下赏鱼。虽观赏者的眼中装得是满满的愁绪,她依旧没有打扰,转身欲离。

    “皇后娘娘,何须躲着我?”亭下男子开口问道,这声音白若娴自是熟悉。

    楚澜君?自然不是,这种时候,他恐怕没有闲情在此处等她到来。白若娴抿唇一笑,嘴角的笑容有些牵强,道:“今儿,沈大人怎么也有雅致来此处赏鱼了?”

    话语中满是调侃之意,白若娴无法逃离这尴尬的场景,也不上前,就一直站在刚刚的位置。

    她不动,沈陌迟却大方地走到了她面前。上次两人相见,还是他想要刺杀楚澜侧的时候。

    两人的样子没有太大变化,位置也不过一米,但距离却像是隔了千里之遥。

    “大皇子被赶出宫,臣又哪有心思赏鱼。”沈陌迟轻笑一声,话中的意思,让白若娴微觉不安。

    “怎地?沈大人心疼这孩子了?”白若娴故作淡定,萧玄烁的身世在宫中传得纷纷扬扬,就连他来自祁国,宫人们都已知道。

    “最心疼这孩子的,怕是皇后娘娘吧。”沈陌迟上前几步,声音压低了很多:“臣只问娘娘一句,大皇子与娘娘的关系,非比寻常?”

    白若娴的脸色顿时难看了很多,衣袖一挥,怒斥道:“还请大人不要胡乱猜测,否则,小心人头不保。”

    沈陌迟将她的惊慌之色捕捉进眼底,在她想要离开这里时,他一把抓住了她的衣袖:“宫人们都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