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0章 用心良苦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眼泪滴滴落下,她从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多泪水可流,手轻轻地一遍遍抚摸过玄烁的头发,强忍着没有低泣出声。

    “楚澜清已经知道烁儿的身份了,若是让皇上得知他是楚定王的孩子,恐怕,我难以保全他的性命。”白若娴心中的不舍,外人又怎能明白,手上的动作像是对待稀世珍宝一般,也只有在他昏睡的时候,她才能这样呵护着他。

    “可你这样把他送出宫,若楚澜清还想加害他,他该怎么保护自己?”邬蜀月反对道。

    “我会让人把他送到祁地,并劝皇上放楚定王回到封地。在楚定王的关照下,他会平安无事的。”这些计划,白若娴已经暗中筹备了。她虽贵为皇后,却还是有无法保护的人,只能将其推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你不打算让楚定王知道玄烁的真实身份?”

    白若娴拭去了眼角的泪,看着窗外的残阳,手还在握着萧玄烁的小手,她回道:“他若知道此事,无疑就多了重危险。他三年的生命将到尽头,剩下的日子,我想让他平平安安的度过。”

    大皇子并非皇室血脉一事,已被查证。千错万错都归于秦依媣,至于萧玄烁,楚澜侧念在他只是一个无辜的孩子,就免其死罪,下命废除他的皇籍,贬为庶人,赶出皇宫。

    萧玄烁醒来时,楚澜侧圣旨已下。白若娴守护在他身旁,看他睁开双眼,险些激动地将他拥进怀里。可是,现在的局势不允许她这么做,就连悲悯之色,都不敢露出丝毫。

    白若娴只是轻瞥了他一眼,就缓缓地转过了身去,没有让他看见自己泛红的双眼。

    “皇后娘娘。”萧玄烁连叫她的力气都没有,这四个字轻到了极点。痛意袭遍了全身,他疼得皱紧了眉毛,却还是没有哼一声。

    短短的四个字,几乎让白若娴肝肠寸断。她咬着银牙,将情绪压到心底,也不敢看他,只是冷着声音说道:“你再好好休息几日,本宫过些天会让人送你出宫。”

    “出宫?”萧玄烁疑问道。他虽说年幼,但听见白若娴的话时,心中也预感到有不好的事情发生过。

    “你是前王妃买来的孩子,并非皇室血脉,也就没有资格待在宫中了。”白若娴说这话时,都倍感自己心狠。很想将一些事情逃避过去,把人世间的残忍绕过这个孩子,让他单纯快乐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只可惜,再也没有人能给他遮风挡雨,一些事情他必须要学会面对。

    宫女端来药,白若娴本想狠心离开,瞥见他泛着水光的眼睛时,母性还是让她忍不住停留了。她接过宫女手中的药,坐到了萧玄烁身旁,他病态的脸色在她心上划下一道道口子。

    她舀了一勺药,吹到温度适中时,放到了他的唇边。萧玄烁难过至极,眼中的泪水摇摇欲坠却不曾落下,面对白若娴的一抹温柔,他表现的不知所措。

    “男儿流血不流泪。这世间没人会保护你一辈子,哪怕敌人下一刻就会取你性命,你也要坚强的去面对,去解决身边的危机。”白若娴抚过他眼睑处的泪水,认真地注视着他,想要把他的模样深深地刻在脑海中。

    “皇后娘娘,为何突然对我这么好?”萧玄烁压下了眼底的温热,同时也咽下了那苦涩的药,唯独让他感觉更加难过的,便是白若娴露出的区区一点温柔。

    白若娴话语停顿,良久,道:“就算是,为了你曾叫过我的一句娘亲吧。”

    还记得当年,萧玄烁牙牙学语之时,第一句娘亲,是对着她叫的。白若娴回想起,他年幼时要她抱抱的样子,可怜兮兮的模样,至今难以忘记。

    时间如同白驹过隙,如今,他已成为了一个懂事的孩子。白若娴想要好好地抱他一次,却再也没有资格伸出双手。

    萧玄烁的伤势未完全好,体内的毒也没有清理干净。他本该出宫的时间,已经耽误的多日,任白若娴再不舍,也不能多留他了。

    看过楚澜侧亲手书写的圣旨,萧玄烁明白,自己与楚宫缘分已尽。宫中的东西,他没有带走一样,只是早早的去了楚澜侧的寝宫中,站在殿外等了一个多时辰。

    楚澜侧不知道萧玄烁前来告别,看见他消瘦的样子,不由有些吃惊,站在殿前的台阶上,道:“在这里待了多久?身体可好一些了?”

    这么多年,唯一关心他一次的时候,竟然是在别离之时。萧玄烁有些受宠若惊,开口欲叫‘父皇’,突想起自己现在的身份,便将那个称呼埋在了心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