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夫妻相性一百问:

    主持人:咳咳,各位,大家好,这里是玉树临风千娇百媚人见人开花见花开苍蝇见了倒头栽的桂氏老大大桂圆,今天呢,我要主持一场别人早已写烂,但桂氏大家族诸位主角从未经历过的、隆重的、精彩的、开天辟地的、万众期待的……

    太史阑:“废话真多,杀了。 ”

    容楚:“太史,最近挺无聊的,玩玩二货也好。”

    ……

    主持人:“……以上两只很无耻有木有?大家对这两只的相性一百问很期待有木有?对这两只践踏大桂圆很不忿有木有?木有关系,没有永恒牛逼的主角,只有永远变态的作者。等着。”

    太史阑:“你再废话,等着。”

    容楚:“主持人你能快点吗?我还得赶着回去修补套套。”

    太史阑:“嗯?”

    容楚:“嗯。手套,你做给我的手套坏了。”

    太史阑:“刚做不久,怎么就坏了?”

    容楚:“嗯,叮叮咬破了。”

    主持人:“……叮叮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累觉不爱。”

    容楚,微笑,“我会现在就让你知道,什么叫累觉不爱。”

    主持人:“下本书让你打酱油谢谢。现在开始——”

    主持人:“姓名?”

    太史阑:“天下归元你改性了?这么废话的问题也问?你在凑字数赚V是吧?下次不要再说我和你很像,我一直觉得很丢脸你造吗?”

    容楚:“你起名的水准不怎么样,听说读者有人叫我楚妹。”

    主持人(摸下巴):“早知道起名叫容黑……”

    主持人:“年龄。”

    太史阑(睨视):“不知道!”

    容楚:(微笑):“不知道。大概永远二十二。”

    两人齐声:“天下归元你有把每本书的男女主年纪理清楚了么?你这么蠢你妈妈知道吗?”

    主持人:“……我擦,性别!”

    太史阑:“滚。”

    容楚:“我只对你设置的我性别表示满意。”

    主持人:“我该把你设置成双性人。”

    容楚:“也行,反正太史宜男宜女。”

    太史阑:“可以。一三五你被我睡,二四六我睡你。”

    容楚,微笑,“那周末呢?”

    太史阑:“嗯,商量一下?”

    容楚,“嗯,商量一下,今天正好周末,要么回去床上商量?”

    太史阑(起身),“好,回去。”

    容楚(起身),“走吧。”

    主持人:“……我擦你们要不要脸?赵二十一,拉住他们!”

    赵二十二:“我是赵二十二,天下归元请你不要再秀智商下限了谢谢。”

    主持人:“……你的性格!”

    太史阑:“完美。”

    容楚:“最适合太史阑的完美。”

    主持人:“……我觉得应该是无耻。”

    太史阑(容楚):“你吧?”

    主持人:“……你眼中对方的性格?!”

    太史阑:“坏淫。请注意我不是在装嗲谢谢。”

    容楚:“温柔。”

    主持人:“……啊哈哈哈哈哈我听错了吗?啊哈哈哈哈哈温柔!啊哈哈哈哈我擦太史阑要算温柔全世界的桂圆都笑了。”

    太史阑:“呵呵!”

    容楚:“你再笑,从此全世界就没桂圆了。”

    主持人:“……你俩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太史阑(毫不思索):“鹿鸣河。”

    容楚(毫不思索):“安州邰府。”

    主持人:“啊?答案不一样?啊哈哈哈哈容楚你惨了!你竟然把初遇都忘了,赶紧回家洗洗睡吧!”

    太史阑(斜瞟容楚):“嗯?”

    容楚(深情款款注目太史阑):“因为那天你答应了做我未婚妻,我永生难忘。”

    太史阑:“嗯。我觉得今天天气很好。”

    容楚:“阳光会照在咱们海边别墅观景房的床单上……”

    太史阑:“这小黑屋太闷了。”

    容楚:“我们还是回到自己的海边别墅观景房里,好好谈谈初遇的事吧,你不觉得和面前这只谈这些,比牛吃牡丹还煞风景吗?”

    太史阑(起身):“好,回去。”

    容楚(起身),“走吧。”

    主持人:“……拦住他们!赵二十三!赵二十三!”

    赵二十二(飞奔挡路):“二十二!你个二货!”

    主持人:“……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太史阑,端坐不动,眯眼,陷入回忆中,嘴角浮现神秘莫名微笑。

    主持人(扶额):“容楚你先。”

    容楚(深情款款注目太史阑),“美丽、美丽、美丽、美丽……”

    主持人:“他这么无耻,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太史阑:“硕大、昂扬、晶光四射、绝世鸟人。”

    主持人:“……嗄?”

    太史阑(点头),“造型很好。”

    主持人:“……嗄?你确定我们思维在一个次元?”

    太史阑道:“当然。你问第一印象,看见什么是什么。”

    主持人:“……嗄?你最深刻的第一印象,是……嗯?”

    太史阑,“莫装×,装×被雷劈。你敢说那种情境你第一印象不是那个?”

    主持人:“……请问晶光四射是什么造型?”

    太史阑:“你设计的造型你忘了?水晶裸奔容楚,我觉得你在整本书中,也就那个创意差强人意。”

    容楚(眼睛发亮):“太史我忽然想到了今年给你的生日礼物……”

    太史阑:“很好,就这个。”

    容楚:“不过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回去细细讨论下,你知道的,那个给你留下硕大昂扬美妙印象的场景,我自己本人是没有什么客观感受的,你要不要和我在海边别墅观景房,日光晒暖的床单上,再实地观摩回忆下?如果你需要场景重建,我们家门口那一片海滩也是很合适的……”

    太史阑:“嗯,为了礼物的逼真还原,有必要。”

    容楚(起身):“那走吧。”

    太史阑(起身):“走吧。”

    主持人:“……赵二十四!快!快!”

    赵二十二(飞奔挡路):“傻10!二十二!”

    主持人:“……喜欢对方哪一点?”

    太史阑:“一点。”

    容楚:“三点。”

    主持人:“……我们能脱离床的思路么……讨厌对方哪一点?”

    容楚(太史阑):“讨厌你这一点——问根本没有答案的问题!”

    主持人:“……装×!换个方式!觉得对方在哪一点上有不足?”

    容楚:“姿势太少。”

    太史阑:“姿势太多。”

    主持人:“……为毛思路永远纠结在床上!你们两个的床戏还少吗!你们这么不知满足,贺兰悠沐昕萧玦楚非欢长孙无极战北野宗越宁弈顾南衣纳兰述沈梦沉李扶舟司空昱都要哭了好吗!……下一题!你怎么称呼对方!”

    太史阑:“容楚。”

    容楚:“太史、阑阑、心肝、宝贝、我的小乖乖、我的女王……”

    太史阑:“特殊时期的昵称也算?”

    容楚:“当然算,更要算。”

    太史阑:“哦……”

    主持人(竖起耳朵,目光灼灼):“请被采访人迅速补充内容!”

    太史阑(沉默,转向容楚):“容楚?”

    容楚:“嗯?”

    太史阑:“我觉得我对你的有些称呼,面前这只根本不配听。”

    容楚;“深有同感。时候、对象、气氛、感觉,都不对。”

    太史阑:“你瞧她那猥琐猴急模样,我觉得我说出来,到她嘴里再一转述,顿时节操掉价。”

    容楚:“要么,咱们还是回到咱们海边别墅观景房,被日光晒暖的床单上,你在我耳边,悄悄地只说给我一个人听?”

    太史阑(颔首),“好,走吧。”

    容楚(起身):“走吧。”

    主持人(扒着门框):“赵二十六!赵二十六!”

    赵二十二:“二十二!天下何其大,傻叉年年多!”

    主持人:“……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太史阑:“白凤。”

    容楚:“美丽的母豹子或者母狮子。”

    主持人:“嘎嘎嘎嘎嘎我擦容楚你说太史阑是河东母狮,你死定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容楚(深情款款对太史阑):“天下最迅捷美丽的动物,我觉得只有豹子可以配你。天下最尊贵霸气的动物,我觉得只有狮子可以比拟你。”

    太史阑(满意眯眼):“嗯。”

    主持人:“……呃?太史阑你的个性呢?个性!我们呼唤个性!”

    太史阑(眯眼,睨视):“你再吵,我不介意先响应呼唤,展示母豹子的野性。”

    主持人:“……我要将你雪藏!雪藏!”

    容楚(微笑):“阑,为什么我是凤?”

    太史阑端坐不动,眯眼,陷入回忆中,嘴角浮现神秘莫名微笑。

    主持人:“完了……又要回到床主题了,赵二十八,准备!”

    太史阑(回忆结束):“我初见你那一眼,你那晶光闪亮造型,满天的白色水花,身后飞扬的翠枝,真像一只飞翔的白凤,硕大,昂扬……”

    容楚(神往,拉住她的手,感动):“阑,如果不是今天这个一百问,我还真不知道你对这一幕记忆如此深刻,我怎么舍得让你只沉溺于回忆中,不能再看一次?这样吧,我们回去,我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