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零二章 身世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章节名:第一百零二章身世

    李扶舟手拿着书,抬眼看向她,乔雨润迎着他的目光,并不动身,忽然道:“最近雨水真多,这地上虽然铺了毡毯,也总感觉阴湿阴湿的。”

    李扶舟将手中书缓缓放下,并没有低眼去看毡毯,反而看了看她。

    乔雨润这回倒不接他目光了,若无其事去看自己手指。

    半晌,李扶舟笑了笑,缓声道:“我忽然觉得,你我确实有合作的理由。”

    “我想也是。”乔雨润轻声道,“昭阳城的时候你便救过我,如今又有什么理由不理会我呢?”

    李扶舟沉默,随即缓缓站起。

    他一起身,血红的长袍顿时如血河蔓延,随即袍摆底部,忽然发出了哧哧的声音,深红的锦缎面上微微起了褶皱,转瞬不见。

    他并没有看自己的袍子,忽然一抬手。

    几道乌光从他雪白的指尖射出,“嗤嗤”数声,光线忽然一亮,牛皮帐篷乍破,乌光刺出,随即帐外响起惨呼。

    尖利的惨呼,连同大片的阳光和大片的鲜血,同时自裂开的帐篷缝隙里泼进来,刚才还阴暗迷离的帐篷内部,忽然充满了迷幻的光芒和腥膻的血气。

    乔雨润坐着,一动也不动。

    几个守在帐篷外的中越刺客倒下他们全心催动自己的杀手,双手都拢在大袖中,李扶舟出手又太突然,他们根本没听出帐篷里有任何异常动静,杀机便到了头顶。

    他们甚至没能来得及抽出手,栽落的姿态僵硬而古怪。

    大批的李家武军冲了过来,领头的人声音惊怒,“中越!这是中越族长一族才会的音控驭虫之术!”

    李扶舟听着,并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只道:“在附近搜索。”

    “是。”

    乔雨润也没什么表情中越那位小妾当家的夫人,正在附近等消息。至于她能否逃过李家搜索,她不关心。

    “我忽然想知道,乔指挥为什么改变了主意?”李扶舟转向她。

    乔雨润眨眨眼,“哦?难道我不是一开始就忠于李家主您吗?”

    李扶舟望定她,温和地笑了笑,不知为何,乔雨润觉得这笑容依旧是讽刺的。

    “不。”他道,“你没有。”

    乔雨润沉默。

    温和宽容李扶舟,骨子里犀利如故。确实从来是她了解的那个他。

    她原本真的是和中越一个打算,她真的很想得到他,哪怕用一种强迫的方式。

    然而要怎么告诉他,她掀帘而入时,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的震动?

    要怎么告诉他,看见那一袭红衣,她忽然明白,一个人要推翻自己的一切所爱,会有多么无奈和沉重?像历经时光打磨的名砚,光泽质朴,温润如玉,然而抵达那样的境界,之前要经过多少战火磋磨,人间颠覆。

    他曾喜爱质朴的蓝,然而如今他穿妖艳的红。

    他曾厌恶战争,自挽裳死后他不再涉足战场,然而如今他是一军主帅。

    他曾爱过一个人,然而最终他举起反旗,将和她大军对决。

    乔雨润憎恶这些,却终于明白这个人已经失去很多,他只是在做他要做的事,如果将这最后一个机会都剥夺,他会失去生的兴趣。

    她得到他的时候,也将是她永远失去他的时候,哪怕她穷尽手段,也不能挽留。

    是捆他一刻看他死,是放开手留他活?她在看见他那一色灼灼红衣时,便知道一切都过去了。

    这是善吗?她不知道,一生里唯一一次,对错她不知。

    或许下一刻,李扶舟会杀她,事到临头她会不会后悔,她也不知。

    外头有喧嚣奔跑之声,李扶舟亲自送她出去,对涌上来的五越联军头领道:“这是天节军乔军师,今后将同我们共同作战。”

    她唇角浅浅一勾,似乎是笑,微带苍凉。

    ……

    李扶舟并没有送她出营,乔雨润望望他微微沉郁的眉宇,也没说什么。她在护卫的保护下向回走。一边走一边注视着来往士兵,营地很大,五越士兵有人还养异兽,为了避免互相影响,帐篷拉得很开,一般这种情况会导致巡哨士兵多走路,难以覆盖整个营帐,但这里这个问题不存在,她看见巡哨士兵骑着一辆前后有轮的古怪车子,在营地里飞快地转来转去,车头还有灯,将前面一块地面照得雪亮,老远就能发现人影。

    营地里还有人推着小车,车子很轻巧,却绷着很多箭,看数目已经超过床弩能达到的极限,重量却比床弩轻很多。

    本朝已经开始使用火药作为武器之一,但还没正式进入热兵器时代,火枪粗陋,火药稳定性不足,炮弹常会自炸走火,所以现今的重要武器还是箭弩,乔雨润盯着那小车走不动路,心想床弩杀伤力巨大,但体型笨重,移动困难,战场上机动性不足,这小车如果能有床弩的箭矢数目和效果,又轻便好推,可谓重要作战武器。

    落后的,更重于异术的五越,什么时候出了机关人才?

    乔雨润微微皱起眉,她知道李家代代传机关工巧之术,但问题是李扶舟没有继承,现在五越还是有人会做这个,那这人是谁?

    她想了想,又听了听四面士兵走过时说的话,忽然捂住肚子,对负责带路的人道:“对不住……我忽然肚子痛,这个……”

    对方立即机灵地道:“那边树后无人去,你可以在那处理一下。我会为您看守。”

    乔雨润感激地点头,命自己随从留下,匆匆去了树后,却并没有蹲下来。

    她看看四周,很自然地转过树后,从一边一座营帐后转了出去,走过一个下坡,一直行到一处小河边。

    小河边龙朝正在洗手。

    乔雨润站在前方一个草坡上,静静注视着他,她刚才听路过士兵说了一句“这车子链条怎么坏了?得去找阿龙去修。”另一人答,“他在河边试什么新出来的凫水器呢。”便寻到河边,果然没有错。

    龙朝将一个东西推进水里,又等了一会,皱皱眉摇头道:“还是不成……”忽然回首。

    他和乔雨润都怔了怔。

    乔雨润看见他的脸,眼神一闪,若有了悟之色,随即恢复正常,很亲切地对他笑了笑。

    龙朝脸色却颇有些古怪,他是认得乔雨润的,当初北严太史阑和乔雨润斗法时,他也在,只是他习惯低头,又不到乔雨润面前去,当时满腹心事的乔雨润没注意过他。

    此刻看见乔雨润,他有戒备之色,随即想起来现在今非昔比,乔雨润马上就会成为本族盟友了,否则也不能出现在这里。

    “乔指挥使您好啊。”他咧开嘴笑了笑,将那水中的器物又往下按了按。

    乔雨润见他认得自己,眼中诧色一闪而过,随即一笑,道:“我刚才过来,看见你制作的车子,十分惊艳。请求李家主同意后,特意询问到你在此处,特来求教。”

    “那车子是本族不传之秘,”龙朝立即摇手,“我不会教给你的。”

    “是吗?”乔雨润款款下坡来,难得她瘸腿又断手,却依旧走得风姿楚楚她的瘸腿以宽裙掩饰,现在上衣也穿得宽大,没有了半个手臂的衣袖,迎风猎猎,反多了几分娇弱的韵致。

    她从来就是个善于将劣势掩饰,甚至化为优势的人。

    “我觉得你那车子也没什么难的。”她站在龙朝不远处,笑道,“只是有一两点疑问处不太明白,如果能搞明白,我想我也能做出来。”

    龙朝本来想后退,听见这句立即不服气地撇头,反而上前一步,“怎么可能!”

    “不过这点疑难我也不用问你了。”乔雨润巧笑倩兮,“我和李家主先前仔细琢磨了一阵,已经想通了。”

    龙朝更加讶异,又上前一步,“不可能!”

    乔雨润伸手入怀,笑道:“怕忘记,我还记下了心得,你瞧瞧是不是这个道理?”

    龙朝立即探头过去,道:“我看看……”

    他语声忽然顿住。

    “哧。”一柄尖刀,忽然从乔雨润胸前刺出,直插他的双目!

    乔雨润入怀的手,根本没有拿东西,而是直接刺出了藏在怀里的刀!

    龙朝正低头下视,没想到这残废的人浑身都装满了可以立即刺出的刀,眼前晶光耀目,寒气逼人,冰冷刀尖,似已触及眼皮!

    “叮!”忽然一声锐响,一道流光飞射而来,击在刀尖,咔一声刀尖断,擦着龙朝鼻子落下。

    龙朝似乎吓傻,腰弯着不动,乔雨润一咬牙,竟然用唯一完好的手劈手抓住他腰带,齿间一咬

    “乔姑娘!住手!你不想我五越和你联合了?”蓦然一声厉喝,从山坡上传来。

    乔雨润一停,抿了抿嘴,止住了齿间暗器的发射,回头莞尔,“老家主。”

    山坡上,立着面若寒霜的李家老家主。

    “乔姑娘,你这是什么意思?”他冷声问。

    “没什么意思。”乔雨润居然还对他笑了笑,“试探一下而已。”

    老家主脸色微变,冷哼一声。

    “我一看见他,就觉得亲切,觉得很有故事。”乔雨润笑道,“所以我想听老家主给我说说故事,我想老家主一定是知道的。”

    “此事和你无干。”老家主声音生硬。

    “日后我们是盟友,盟友一切,我都很关心。”

    老家主默然。

    “如果您不答应,也许我会失望,我一失望,也许……”她笑笑,抓住龙朝的手毫不放松,“您知道的。”

    老家主目光变幻,半晌冷冷道:“你要怎样?”

    乔雨润定定地望着他,眼神复杂,忽然露齿一笑,“真的很在意他性命啊……真的愿意为他违背家主意志啊……看来我这个人质是试探对了……我的猜测也对了……”

    老家主默然。

    山坡角度倾斜,上头有一排树,还有些胡乱堆着用来坐卧的石头,洁白的石面,倒映着深红的影子,乍一看像是霞光的映射,此时却没有霞。

    “我忽然想听听老家主的故事。”乔雨润拉着龙朝,竟然在旁边的山石上坐下来,不急不慢地道,“比如,这位兄弟的这张脸,是怎么回事?”

    “与你何干?”老家主答得生硬。

    乔雨润忽然不说话了。

    老家主有些诧异地看着她,乔雨润保养良好的脸上,肌肤紧绷,眉目也深冷,那般的冷却又不像对待世人,只不过在讥嘲自己。

    “是,与我何干?可我就是想知道,就是不放心,就是要搞明白……”她冷笑一声,“真贱。”

    也不知道她骂的谁。

    老家主看她一眼,感觉这女人是个疯子,疯子不可得罪,因为她们做事没底线,他无奈,只得道:“你发誓不告诉任何人。”

    乔雨润慢悠悠地道:“不会再从我口中出去。”

    龙朝原本有惊慌之色,此时脸色微冷,站直了身体。

    “龙朝是我的儿子。”老家主一句话开门见山,乔雨润和龙朝却都没有震惊之色。

    神韵那般相似,这结果意料之中。

    山坡上山石如镜,倒映的那片晚霞般的红影,也一动不动。

    “我……”老家主有点难以启齿,终于咬牙道,“年轻时和妻子,感情不佳……因为心情烦闷,便独自出外游历,在南徐云塘村,遇见了翠翠……”

    乔雨润唇角一撇,龙朝身子抖了抖。

    山坡上山石间,红影如云一般静静逶迤。

    “我们……我们一见钟情,我和她一起呆了快一年。当时我还没有承继家主之位,父亲还是家主,我出门,据说父亲暴怒,但也没有找我。直到一年后我接到家中传讯,说是家中有变,才急忙往回赶,临别的时候翠翠已经有孕。”老家主痛苦地闭一闭眼睛,“我许诺她半年后她临产,会回来陪着她。但是回去之后,我才知道,我那妻子在我负气离开的时候,也已经怀孕,生孩子的时候她不让其余属下通知我,独力生下了孩子,但是孩子未满三月,就被仇家所夺失踪。”

    乔雨润冷哼一声。

    “我回去后,发现妻子衰弱,孩子失踪,父亲不知何故,也已经油尽灯枯。我回去后不过几天,他便催着我接替家主之位。他强撑着在乾坤殿传承于我,因为他已经先衰竭,传承功力不够,导致我无法得到乾坤杵,无法接收乾坤殿的神力,险些被反噬,最后关头是父亲救了我,他也撒手而逝……”

    老家主住了口,想起那纷乱哀伤的一日,一直保养良好容颜如玉的父亲,只一年不见,忽然满头白发,憔悴如老翁,他询问过所有属下,都说没有发生仇家寻仇,家主也没有出现练功走火事件。那么,如何憔悴至此,以至于传承之时无法接续,直接赔上父亲性命,甚至影响了后来他的功力,导致李家在后来二十年里渐渐衰微,险些被圣门等势力逼迫倾毁?

    其间原因,他隐约猜到很深很深,深到他不愿去猜……

    “家里乱成这样,我临危受命承继武帝之位,实在无法抽身再去见翠翠,便派亲信前去照顾。”老家主痛苦地闭了闭眼睛,“大半年后我的亲信来信,说……说翠翠生下一个女孩,难产而死……”

    龙朝脸色如铁,扭头看着潺潺河水。

    “我……我听说是女孩,也就放了心。我们李家,世代只能有一个儿子,生了一个儿子之后,再有儿子也处死或送走。多年前外间传言说我们李家受了诅咒,其实这不过是我们自己的选择。因为乾坤殿的传承非常复杂浩大,而且并非我李家所创,我李家当年用五越异术压服乾坤阵,据为己有,当时动用了五越皇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