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一章 重生(第1/2页)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

    耳边忽远忽近传来阵阵撕心裂肺的哭声,沙蔓觉得头痛欲裂,一不身在何处.发生了事,她这是了?

    她记得刚刚参加完论文答辩会,就兴冲冲地去找她的男。结果她男友正在跟人热情拥吻,对方是她们系里的一个女生。

    平时口口声声说爱她的体贴男友劈腿了,沙蔓一时有些反应不。

    然后,是那个女生的长篇叙事抒情。她这才,男友在和她交往的同时,暗中和这个女生暧昧不清。现在快毕业了,女生向男友提出来,女生的父亲是某地方的一个乡长。女生对男友担保,让男生跟着去女生的家乡做一任村官,然后就可以凭借女生的父亲积累的人脉扶摇直上,成为新星,然后名利双收。

    男友答应了,两人正在将奸情从地下转向地上的过程中,被沙蔓跑来了。

    “你一直问我爸爸和哥哥是做的,”很快冷静下来的沙蔓完全无视了得意洋洋的女生,只是转向男友,“我是爸爸妈妈超生的,所以跟妈**姓,用爸爸的姓做名字。你那么关注我家那个城市的事情,不用我说,你应该他是谁。”

    男友很快地掩饰了突然兴奋起来的眼神,飞快地甩开了那个女生的手,朝她走了。

    “蔓儿,这是个误会。是她一直暗恋我,刚才向我表白。我看她可怜,一时心软。你应该,我心里只有你。”

    男友走,高大帅气,笑容灿烂,一如她喜欢上他的时候。

    不过那已经是式了,她失恋了,同时认清了一个人。

    “可是我不要你了,你……被我甩了。”

    沙蔓大声宣布,潇洒的转身。男友,不,那个时候已经是前男友了,马上追了。那女生这个时候却向发了疯一般,从后面扑。

    “你去死吧,我再也不想做地下情人了。”那女生狠狠地一推,不是推向贱男,而是她。

    然后,她听到尖锐的刹车声,周围人的惊呼声。落入她眼中的最后的一幕,是那女生狰狞的脸,还有劈腿前男友那张堪称表情精彩的脸。

    她被那个贱三给推了一下,发生了车祸。该死的贱男、该死的小三,还有该死的校园飞车党。沙蔓觉得头好疼,能感觉道疼,就是说她没有死。那么现在,她应该在医院里。爸爸妈妈一定赶了吧,还有哥哥,也一定请假了。

    “都三天三夜了,早就死透了,老四你抱着个尸首哭啥哭,还不快点做饭去那,一家子老少十几口人,可都饿着。”一个的大嗓门道,“老四你赶紧去推车,她奶说了,小孩子家家不能进祖坟,趁天还没黑,把丫头推南山那边埋了。家里大姑娘要出门子,俺们家二郎也要说亲,可别让你这丫头挡了好运兆。”

    沙曼突然觉得被紧紧地抱住,湿热的液体一滴滴落在脸上。

    “她二伯娘,我蔓儿还热乎着,我蔓儿还没死。”

    “老四你管管你,咋这么犟,人都死了,还抱个啥,一会俺们还吃不吃她做的饭了。”哐当一声,那个大嗓门好像是摔门出去了。

    周围的哭声越来越大,男人的的还有小孩子的。医院的医生护士以为她死了吗?沙曼想,她得快点睁开眼,告诉爸爸妈妈,她还活着。要不然,被当死尸抬去太平间就太可怕了。

    沙蔓的手指微微动了动,缓缓睁开了眼睛。进入眼帘的,都是陌生的面孔。

    那个抱着她的,穿着带大襟的蓝粗布夹袄,头发在脑后挽了一个发纂儿,插了一只银钗,耳朵上一对银丁香,眼睛肿的像桃子似地。

    “蔓儿,蔓儿能动了,蔓儿睁开眼睛了!”

    把沙曼抱的更紧了。沙蔓被她抱的有些喘不过气来,难过地咳嗽了一声。那忙松开了沙曼,沙曼这才看清了周围的环境。

    土炕、苇席、木头的房梁、檩子,草编的顶棚,糊着窗纸的木格子窗。

    这让她想起了,很小很小的时候,跟着妈妈去乡下姥姥家的老房子,那是民国的时候留下来的。

    不会吧……

    想到某种可能,沙蔓的眼睛顿时睁大了。

    “蔓儿,你看看娘,娘在这。”粗布衣裳的用手在沙蔓眼前晃了晃。

    沙蔓的眼睛再次缓缓的聚焦。

    娘?这是她娘,欺负她车祸失忆吗?

    “蔓儿,”三张小脸一起挤到她眼前。最大的是个女孩子,不过十二三岁的模样,梳着两条辫子,头发发黄,眉眼却十分清秀,旁边那个男孩,比女孩要略矮一些,眉眼和女孩十分相像,还有个最矮的,虎头虎脑小小子,对着她的脸吹气。

    “二姐,你说,以后我再不和你抢糖了,有好吃的都给你吃。”小小子道。

    “我去告诉爹娘一声,蔓儿醒了,省得他们跟着担心。”一个男人眼圈红红的从身边站起来,声音沙哑地道。

    “娘说要埋了蔓儿那。”抽泣着。

    “二嫂啥时候有准儿了,别信她的,咱爹娘不是那样的人。”男人转身出去了。

    天,方才几个人的口音,完全是她姥姥家那边的乡音。这是回事,谁在跟她开玩笑?不可能的,她受伤了,爸爸妈妈和哥哥不会不来看她。

    沙蔓狠狠地咬了一下的下唇,很疼。不是做梦,这是真的。

    “不……”真的有穿越重生这种事,那么她要穿。

    沙曼晃晃悠悠地坐起来,鼓足勇气朝旁边的柱子撞。趁着还热乎,她要穿。不过她高估了这个身体的力气,低估了身边大人和孩子的行动力。三个孩子在她前面形成一道肉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