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38章 上辈子的真相(一)(第1/2页)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赵小昭睡得不□□稳,总觉得耳边有悉悉索索的声音在吵闹不休。

    剧痛在她毫无防备的时候刺激了她的神经,她骤然睁眼,一个模糊的身影在一片黑烟中远去。

    她摸了摸剧痛的地方,浓郁的血色染满了她的手掌。

    “着火了——!着火了——!”她耳边响着人们呼喊着火了的声音,赵小昭捂住血流不止的胸口,闻着刺鼻的汽油味,咬牙摸手机。

    她颤抖着手却发现自己的手机被卸了电板,看来那个凶手是想要她的命了。

    “一定要出去,不然不被烧死,也要被熏死。”赵小昭抽出枕头巾,绑住自己的胸口,然后扶着床沿慢慢挪出去。

    但是房间被浇了汽油,这火势熊熊,根本跑不出去。

    该死的!

    烟味弥漫,火熏得厉害,赵小昭意识渐渐迷糊,最终彻底陷入了黑暗。

    赵小昭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医院。

    “小昭,小昭?”罗建兰一直守在赵小昭床边,看到赵小昭苏醒,立马惊喜地跑到赵小昭床边。

    赵小昭看着罗建兰泛红的双眼还有浮肿的脸庞,她嘶哑地喊了一声:“妈。”

    “唉,唉。”泪水在罗建兰眼眶里滚落,她顾不得擦拭,忙应声道:“妈妈在,妈妈在,妈妈真是该死,那天只顾得忙里忙外,都不知道你躺在房间里,早知道,早知道……妈妈真是该死!”

    罗建兰伏在赵小昭床头泣不成声,赵小昭伸手轻轻触摸在罗建兰头顶道:“妈,我这不是没事嘛!”

    罗建兰听着赵小昭嘶哑的喉咙道:“对对,幸好老天保佑,这么大的火,你没事,我要给你爸打电话,他这3天来也是累脱了人形,听到你醒了,他肯定高兴死了。”

    罗建兰拿着电话匆匆走到病房外,不一会儿,病房里挤满了人。

    隐约间,罗建兰的声音还从窗外传递进来:“小昭醒了,幸好找到了一样的血型,谢天谢地,菩萨保佑!”

    血型啊!

    赵小昭躺在病床上,神色黯淡。

    赵小昭的外公外婆、爷爷奶奶,还有大舅、二舅,二叔,小姑,一群人都来了。

    大表姐被大舅压着跪在了赵小昭床前。

    “小昭啊!都是你大表姐惹的祸,都叫她不要找那种不三不四的男人做朋友,现在好了,一言不合,就要把人给杀了!”

    赵小昭听得有些发懵,把大家的只言片语拼凑起来,这才算明白是怎么回事。

    原来大表姐找了个外地男朋友,大舅很不喜欢,嫌弃他在外地不说,还像个小混混一样没有正经工作,然后硬逼着大表姐和他分手。这男人心理也很变态,他说,行啊,既然这人他得不到,那么别人也别想得到,而且大表姐和他谈恋爱,花了他不少钱,他心里想想很不值得,索性就一刀子想把大表姐给杀了。

    这天赵小昭也倒霉!她先一步上楼之后,那男人就乘着赵小昭家办酒混乱摸上了楼,而大表姐因为喝了点酒所以就也上楼想来躺一会。然后走到赵小昭房间点了灯,看赵小昭睡在床上,就又关灯走到后间书房睡了。

    而等在楼下的男人,看见赵小昭的房间灯亮了又关了,就理所当然地以为大表姐是睡在这个房间了,然后摸到楼上,在黑暗之中,一刀子就□□了赵小昭的肚子里,然后又倒上汽油,毁尸灭迹。

    也是赵小昭因为吴俞7年来的调养,体质特殊,所以才没有被烧死,要是换个人,早就变成黑炭了。

    赵小昭搞明白自己这是受了无妄之灾,心情很无奈,她摆了摆手道:“没事,大表姐起来吧,反正我也没大碍,大表姐以后小心交友便是了。”

    大表姐看赵小昭没有生气,心里感激。她这几天一直惴惴不安,因为赵小昭家在一众亲戚家是最有权有势的,小姑一家又只有赵小昭一个女儿,把她看得眼珠子一样,这几天赵小昭昏迷不醒躺在床上,她受了多少人的白眼和讽刺,小姑看她的眼神恨不得把她给吃了,她爸妈更是天天揪着她耳朵骂,她也是受够了!

    “嗯。”罗燕抹了把眼泪,低着头站了起来。

    一旁大舅妈牵着罗大宝,狠狠戳了戳罗燕的头道:“幸好你妹妹心善不和你计较,以后看你还长不长记性了!”

    二舅妈抱着一个半岁大的女婴,给罗燕解围:“大嫂,燕燕也不是故意的,她这几天也后悔得很,你就少说两句吧。”

    大舅妈又揪了几下罗燕的耳朵,才算解气。

    一群人嗡嗡的吵得赵小昭头昏脑涨,护士来了几次,这才把一群人赶了出去,赵小昭揉揉酸涩的额头,看着一屋子的水果牛奶等等的慰问品,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