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四十九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永和宫。

    静贵人因与刺杀太子还有昭阳公主安平郡主的刺客有关被关起来后,她身边的人也都被关了起来,永和宫安静了许多。

    只剩下周嫔还有她身边的宫人太监。

    此时,沁莲有些担心的看着自家主子,她不知道主子怎么了,这几日主子脸色一直不是很好,整个人也没有精神,总是睡不醒,也瘦了些,脸白得透明,好不容易养好的气色没有了。

    “主子?”

    她看了看旁边的宫人对着周嫔。

    周嫔很不舒服,她脸色不好,手捂着胸口,国色天香的脸上带着恹色,她皱着眉头,听到沁莲的声音,她抬头看向她。

    “主子要不要喝点热水?”

    沁莲见状,小声问,关切的。

    “嗯。”

    周嫔看着她,轻点了点头。

    “主子你等一下。”沁莲看在眼里,松了口气,忙转身拿起一边的茶杯,倒了一杯温水小心的上前递给自己主子。

    “主子,要奴婢服侍你喝吗?”

    她轻声问。

    “不用,给我。”

    周嫔摇了摇头,恹恹的开口,伸出手取过沁莲手上的茶杯,拿在手中,温热的热度从茶杯里传出来,让她的手指不再那么青白。

    她看了一眼,神色苍白的端起来,喝了一口。

    “主子,好些了吗?还是没有精神,不舒服?”沁莲站在一边,边看边问。

    周嫔没有说话,继续喝着,茶杯里的水喝完,才把手上的茶杯还给沁莲:“还给本宫倒一杯。”

    “好的,主子等下。”

    沁莲连忙接过来,答应了。

    马上转身又倒了一杯。

    周嫔看着,她还是觉得心口那一处闷得不舒服,头也有些晕,她记不得从哪日开始的。

    夜里睡得很沉,白天犯困,吃不下,什么也不想吃,有时犯恶心,她一直没在意。

    “主子。”

    这时沁莲又倒好了水过来,周嫔听到她的话,看向她,她忍着心口的不舒服,接过她手上的茶杯喝完。

    “还要吗主子?”沁莲又道。

    周嫔摇了一下头:“不用。”

    “主子你昨日和今日都没有吃多少,要不奴婢叫人做点吃的?”沁莲想到什么又道,这些每日都会来一遍。

    “不用,我不想吃,吃不下。”

    周嫔还是摇头说不用。

    “那要不奴婢扶你走一走?”

    沁莲又说。

    “不。”

    周嫔仍然是摇头。

    “那要不主子休息一下?我扶主子歇一会?”沁莲一听主子还是说不用,接过空了的茶杯放到一边,马上道。

    她一直想让主子出去走走,会不会是闷在殿内的原因?地动后好几日怕出事主子都没有出门,说不定出去走走整个人就好了,可主子不愿意。

    周嫔只看了看她,没有说话,她脸色不好的看了一眼其它的宫人,沁莲没有听到主子的回答,见主子看着别的宫人,她也跟着主子看去,不知道主子想?

    “你扶我到里面。”

    周嫔看完,对沁莲说。

    “好!”

    不管主子怎么想,沁莲立马扶住主子。

    最重要的还是主子,别的先放一放,主子这些日困了就让她扶着休息,好像休息不够,想到这,她心里越发担心。

    还是让主子找太医来看看?

    她前两日就想找太医,主子不许,说要是皇上以为主子有什么目的,她只好罢了。

    沁莲心中想着,扶着周嫔到了里面,其余的宫人被留在原地,周嫔没有让人跟,到了榻前,她让沁莲扶她躺下。

    躺好后,她看着沁莲。

    “主子你?”沁莲一抬头就看到主子的目光,她不知道主子要说什么。

    “不要让人乱说!”周嫔看了一眼外面,对着沁莲,沁莲明白了主子的想法,她也有一样的想法:“放心吧主子,不会的。”

    周嫔轻应了声,她相信沁莲,也放下心。

    “主子,要不奴婢还是去请太医来看看吧。”沁莲突然小心的道,望着自家主子。

    周嫔沉默国色天香的脸上看不出什么,也没有说话。

    “奴婢觉得主子总是这样还是请太医来看看!”主子除了去见那个人,好几日没有出门了,她几次想提,都由于主子只是没精神加上主子不让她去没有提。

    周嫔还是没有说话,她想到自己的情况,一开始她不让沁莲去找太医,是她不想被太医看出什么。

    以为过两日就好了,她并未完全放在心上。

    她记得前日去见那个人,那个人也说她脸色不好,她是不是该让太医看看?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怎么突然就?

    是没有睡好?

    忽然她发现自己小腹有些隐隐的痛。

    像是里面多了什么,周嫔国色天香的脸一变,她用手按住小腹,脸也白了几分,又有些恶心。

    “唔!”最近两日她开始恶心,犯恶心,看到一些吃的,总是觉得心口难受,她捂住嘴。

    “主子?”

    沁莲还等着主子回答请不请太医,突然见主子脸色不好,捂着嘴,她想到最近主子犯恶心,她赶紧扶着主子。

    “主子,怎么了,是不是又——”后面的她没有说完,她看着主子弯着身体。

    周嫔并没有真的怎么,只是有发闷和恶心,小腹有些痛。

    她有些慌,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前些天小腹并没有痛,她按着小腹,一阵一阵隐隐发疼。

    不。

    她猛的抬头:“去找太医来!”

    她决定还是让沁莲去找太医,她有些害怕,不想就这样。

    “好,奴婢马上就去,主子稍待一下。”沁莲则高兴了,一下子就要转身跑出去,周嫔盯着。

    只是不等沁莲走到门口,她不知道倏的想到什么,国色天香的脸陡的大变,双手握紧,整个人僵住,她神色难看的叫住沁莲:“先不要去,等一下。”

    “怎么了主子?”

    沁莲还想着主子终于想通让她去找太医,想着太医过来给主子把了脉就知道主子怎么了,太医上次给主子把脉还是一个多月前了。

    主子最不喜欢就是太医把脉。

    她才想着,就听到主子的声音,她不解的停下步子,回头,主子的声音好像有些不对,到底主子又怎么了,她回头,一下看到主子的表情,主子?

    主子的脸色怎么这样不好,她迟疑着,走回去:“主子?”

    “不许去找太医!”

    周嫔手还是在颤抖,是的,她握紧的手不知因为想到什么颤抖起来,她咬着夏,一个字一个字。

    “娘娘,你这是?”刚刚不是还让她去找太医,为什么忽然变了,沁莲不明白,不过望着主子的表情,她心中隐隐知道一定有什么原因。

    不知为何她有些不安。

    难道有什么?

    就在她想着有什么自己没想到的时候。

    “你还记不记得我上一次月事是什么时候来的。”周嫔对着沁莲,咬牙切齿的道,神情难言脸色很是不好。

    “主子,你怎么突然问起这,难道,不会!”

    沁莲先不知道主子怎么问起月事的事还是上一次,慢慢的她对上主子的表情,想着想着她脸色也变了。

    她脸色刷白,整个人不可置信的望着主子,手在颤抖,身体也僵住了,再看主子,如果主子是在怀疑,那——主子虽然没有说清楚,可是她还是能想到主子想的是什么。

    主子是不是也想到了?主子应该就是刚才怀疑起来的。

    她怎么没有想到,等到主子提起才想到。

    沁莲很自责,她是主子的贴身大宫女,她明明该早早就想到,主子的一切她都该了然于心,可她偏没有。

    她记得上一次主子的月事是,沁莲想了一下,算起来早就过了,可是主子这个月一直没有来。

    这?

    不对,她记得前些日主子好像来过,只是很少一点,应该不是像主子想的,可为什么主子会不舒服?

    沁莲不知道自己想对不对。

    “主子。”

    她快步冲到主子面前,想要说什么,急切的,可都说不出来。

    周嫔手不停的颤抖,看着沁莲的样子,她国色天香的脸越发的白,脸色越来越不好,突然她冷笑起来。

    “主子?”

    沁莲吓了一跳,主子想做什么?

    “就算是又如何。”

    周嫔笑了。

    只是脸色还是那么难看。

    “主子,会不会搞错了,奴婢记得前几日你还来过,也许是想多了,还是让太医来看看好不好!”

    沁莲觉得说不定都是想多了,低着声音,怕有人听到。

    “那我这又是为什么呢?太医?万一要是你说到时候怎么办?要不你去找太医!”周嫔笑得更厉害。

    “主子!”沁莲只要想想主子说的,她不敢再提找太医,可不找太医又怎么知道主子是不是有了?

    难道就这样?要是主子不是,她和主子不是想多了吗,要是真的如主子所想,那么,怎么办?

    她觉得如今进退都为难。

    不找太医就不能知道主子怎么了,找了太医,要是主子真的有了,太医要是知道,她和主子的命可能就没有了。

    主子怀的可不是皇上的。

    而是那个侍卫的,沁莲想到那个侍卫,明明她和主子那么注意,为什么还是?

    明明主子不该有的,一直以来主子和侍卫的事都没有人知道,主子和她都很小心,可没想到还是有可能让人知道。

    一旦主子真有了身子,一个不好就会叫人发现,皇上若是知道——

    她想都不敢想。

    主子一开始就不该和那个侍卫,都是那个侍卫。

    “沁莲,不用怕,怕什么怕,不管如何反正皇上又不会知道,你说是不是,皇上连看也懒得多看本宫,更别说来,发现了。”

    周嫔手不再颤抖,她笑着。

    “主子!”

    沁莲知道主子这样说是为什么。

    她说不出话。

    “反正皇上不要我,我为什么就要一直守着,老死于宫里,我为什么就不可能找别的男人,皇上看不上我,又不许我争宠,更不许有人伤害到宸贵妃,我这么年轻,长得这样好,我为什么就要一直等着,什么也不做,我不甘心,我也要有人疼,我也想有人爱,像宸贵妃一样,从入宫开始我就不能再出宫,只能一日一日老天宫中,我后悔,我真的后悔,早知道不该入宫。”

    周嫔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悲愤痛苦不甘恨还有不屑。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