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4 安王初到焱王府 晶晶讲聊斋教导儿女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何义扬到李家时,已经九岁了,不过个子还没有六岁的龙凤胎高。

    李晶晶看着何安,忍不住就回想起了何义扬小时候。

    她跟何义扬初次见面时,何义扬的狠戾霸道蛮横不讲理自私,还有灵魂里面深深的孤单,是个非常让人讨厌的小孩子。

    何安的性格跟何义扬完全相反。他温和开朗可爱,漂亮的脸蛋时常挂着天真无邪的笑容,几乎是人见人爱。

    三个小宝宝在金城有许多的玩伴,到了长安,年龄相仿地位相当的小孩子不多,何安算是一个,性子又好,就玩到一起去,在偏厅里面玩玩具,没有发生争执打架。

    何盈问道:“安哥哥,你在皇宫里面每天都干什么呢?”

    何安笑道:“我每天很早就起床,洗漱,读书,用早饭,读书,练功,用午饭,午休,跟小叔叔一起骑马,用晚饭。”

    三个小宝宝相视对望,均是蹙着小眉头,不约而同的道:“我每天跟你干的事情差不多。”

    何安心里平衡些了,咯咯笑道:“原来你们也这样累啊。”

    何盈小声道:“我娘教我们读书,她可严厉了。”

    何安有些得意的道:“我母后要做很多事,教我读书的是洪大学士。我有时偷懒,洪大学士不管的。”

    何煜问道:“那谁教你练功、骑马呢?”

    何安目光崇拜,自豪的道:“我姐姐的公公秦县公啊。秦县公曾经在潭州打死过老虎,还在海外的倭国、高丽国杀死了许多倭人、高丽人,他可厉害了,十几个御林军都不是他的对手。”

    何盈眼睛圆瞪,惊诧道:“原来我们的秦姨姥爷教你功夫、骑马啊。”

    何安反问道:“你们呢?”

    何腾低头小脑袋,怏怏道:“我爹与吕伯伯。”

    吕伯伯就是虎奔军的吕道明,曾是道教的绝顶高手,被何敬焱收伏从军,屡立战功,跟秦雄晃同批封为县公。

    他的凶名在北地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骑术自是了得。

    何盈气呼呼道:“我爹平时对我们可好了,什么都依着我们呢,可在练功、骑马上不依着我们了。”

    “我爹听我娘的话。我娘天天要我爹把我们管得严些。”何腾问道:“你爹听你娘的话吗?”

    何安目光有些黯淡,小声道:“我娘听我爹的。我爹除了我娘,还有一个董皇贵妃。”

    小小的人儿在皇宫里呆着,已经从宫人的嘴里听到了许多的事情。

    他爹有个董皇贵妃,听说以前还有两个侧妃都死了。

    他爷爷以前有好多的妃嫔,现在只有两个妃子了。

    他与何慎是嫡亲的兄弟,跟董敏所生的何湘湘、何玲玲是同父异母的兄妹。

    他见何义扬跟同父异国的几个姐姐都不亲,几乎连她们的名字都不提。

    他就觉得无论何义扬再怎么教导,他都跟何湘湘、何玲玲亲热不起来。

    何盈忽然间咯咯笑道:“来长安可真好啊。我们都不用读书了。”

    何安又笑了,道:“正月过年,我也不用读书练武了呢。”

    何煜是长子,李晶晶对他管教很严,让他时刻有着紧迫感,好些天没有读书练武,心里都觉得不对劲,可是这会子要是提出读书练武,两个弟弟妹妹及何安肯定不同意。

    他想了想,道:“我家有几只南地的滇马,马脚矮,马的个子不高,跑得也慢,最适合咱们小孩子骑。咱们去骑马玩吧。”

    何安问道:“你们家的滇马可是融王府送来的?”

    何腾问道:“皇宫是不是也有啊?”

    何安眨眨眼睛,道:“有。可是秦县公骑不了,也不让我骑它们。”

    三个小宝宝七嘴八舌的道:“姨姥爷体型异于常人,滇马驮不起他。”

    “姨姥爷的个子比我爹还要高呢。”

    “姨姥爷的力气特别大,他说他能一拳打死一头猪。”

    四个小家伙要去马厩,下人因为多了一个安王,赶紧去禀报何敬焱与李晶晶。

    夫妻正在吃水果商议过几天回陇北的事。

    何敬焱道:“安郎的身子没那么娇气,骑马无妨。”

    何安的身体比何义荣强太多了,就是发育的慢,个子矮小,长得太漂亮,瞧上去娇弱,其实不是。

    李晶晶点头,吩咐道:“给他们都穿上斗蓬,戴上手套,稍后熬点姜汤,等他们回屋了喝。”

    何盈穿着大红色镶有雪白狐毛的斗蓬,手上戴着外皮黄色鹿皮内胆装有兔毛的五指手套,特意扬起两只手,得意的道:“这是我娘给我们做的手套,每人两幅。呶,你戴的是我大哥的。”

    何安心说:戴上手套,手变得粗壮好丑。等戴上了之后,在风里走着,两只手好暖和,高声道:“伯娘做出手套,真聪明啊。”

    四个小家伙到了马厩,要马奴把十匹滇马都牵出来,每人选了两匹,轮流骑着在府里遛达。

    三个小宝宝给何安说金城的趣闻。

    黄河的水是黄的,黄河的鲤鱼很好吃,金城的未出嫁的回屹小娘都用黑巾蒙着脸,金城回屹人做的手抓羊肉没有一点膻味非常好吃,永登的玫瑰花开放时全县飘香……

    何盈在说回屹小娘时,为了生动形象,特意拉起斗蓬遮住小脸,只露出一双漂亮的丹凤眼,而后嘴里快速的说了一堆的回屹语,可爱又神秘,特别惹人喜爱。

    何安咯咯笑着,问道:“你说得什么是什么话啊?”

    何煜替何盈答道:“回屹话。金城有几万名回屹人。我爹娘、舅舅经常带我们兄妹常去回屹区微服私访。我们都会说一些回屹话。”

    何安满脸的羡慕。

    何腾翻译道:“我妹妹说,我做的馕可好吃了,里面有芝麻、鸡蛋、圆葱、素油,个个都很大,一个只卖五个铜板。你快掏银钱买吧?”

    何安好奇的问道:“馕是什么?”

    “就是饼子的一种,不过是放在炉壁里烤的。”何盈放下斗蓬,笑道:“回屹人是从吐蕃人那里偷师学会做馕。”

    “好啊。我买二十个带回宫里去。”何安认为三个小宝宝知道得可真多。

    他听得津津有味,特别想去金城亲眼瞧一瞧吃过人肉的回屹人,还想吃金城好多好吃的。

    轮到他讲长安,他能讲得只有皇宫的宴会。邓芸出宫去骊山打猎怕他有危险不带他。他的活动范围非常的小。

    三个小宝宝都去过皇宫,连国宴也参加了,没有新鲜感。

    何安耷拉着小脑袋,道:“我去的地方,你们都去过了。还是你们讲吧。”

    一下午的时光很快就过去了。

    晚上李晶晶安排吃羊肉火锅,怕四个小宝宝上火咳嗽,吃之前给他们每人吃了枇杷梨桔膏。

    何安在皇宫里面常吃秋梨膏,枇杷梨桔膏看上去颜色形状跟秋梨膏一样,吃起来有淡淡的桔香味,味道也要甜一些,比较爽口像零食。

    饭前,李晶晶与何敬焱在偏厅呆着跟四个小宝宝说话,问他们滇马与骑高原马有什么不同,不到一刻钟,奴仆禀报有七波人求见,都是长安的达官贵人。

    何敬焱统统的挥手不耐烦的道:“不见。”一家人马上要用晚饭了,那些人又没有什么正经的急事,才懒得见他们。

    正式用晚饭了,何安挨着何腾、何盈坐。他很少在皇宫外用饭。记得上次在李王府吃饭,那还是一个月前的事。

    皇宫御膳房的饭菜很是可口,只是每次吃饭,何安都能感觉到每个人或多或少的拘紧,不像在焱王府这般的随意。

    他的父皇从来不会跟母后说“娘子,你今个吃得有点少。”类似的关心体贴的话。

    他的母后不会向李晶晶那样说“不许只吃肉,不吃青菜。”这样的话。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