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六十五】你下来我就不打死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翌日一早,看着出现在他们房中两对男女,白心染没好气的朝两个儿子各瞪了一眼,“回来就回来,遮遮掩掩的生怕我知道了,可是你们做了什么亏心事?”这两个兔崽子,太不把她当回事了,明知道她盼儿子回来,结果回来还搞得偷偷摸摸的。

    偃初熙向来脸皮就厚,被白心染训也从来都是一副嬉皮笑脸,“母后,我们这还不是怕打扰到您和父皇休息。”

    偃墨予坐在凳子上抿了抿薄唇,没开口。

    白心染朝儿子翻了个白眼。

    “父皇,母后,晨儿回来晚了,您别见怪。”夏之晨讨好的朝夫妻俩行礼。

    “行了行了,你们兄弟俩别一唱一和的。”白心染哪可能跟自己儿子见气,她不过是担心自己的宝贝儿子在外待久,怕他出现意外罢了。好不容易把人盼回来了,她心里高兴还来不及呢。

    看着站在儿子身后的女孩,白心染挑了挑眉,“晨儿,还不快给父皇母后简绍一下?”

    夏之晨抿唇一笑,这才将慕容素素从身后拉出来,并低头在她耳边鼓励道,“快去见过父皇母后。”

    慕容素素红着脸头都不敢抬,紧张的小手一直拧着衣襟。见怪了大世面的她在面对自己未来公婆的时候还是莫名的紧张不安,特别是一想到自己的身份,她心里还有种心虚的感觉。

    在夏之晨拍了拍她的肩以后,她这才察觉到自己太失礼了,于是赶紧朝偃墨予和白心染跪了下去,“民女拜见老承王、拜见老承王妃。”

    “噗!”白心染一口茶水险些喷出口,就连偃墨予都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偃初熙和殷沫也是低头闷笑。

    夏之晨抬手抚了抚额,有种想遁地的冲动。

    “呵呵呵……”白心染真是被眼前的女孩逗乐了,难怪她家三宝说这丫头时不时会犯傻,可不是嘛,简直是傻得一塌糊涂。

    听到她笑声,慕容素素抬起头,紧张又不解。

    白心染赶紧给儿子递眼神,夏之晨这才赶紧把慕容素素给拉起来,脸黑的瞪她,“笨蛋,父皇母后很老吗?”

    慕容素素尴尬的低下头。她没有那个意思,那只是称谓而已,不这样称呼那要怎么称呼?

    说起来这个家有点特殊,夏高是把皇位直接传给了孙儿,这就让偃墨予和白心染的身份有些尴尬。外人都称他们为‘承王、承王妃’,可夏之晨因为敬重这对爹娘,所以唤的是‘父皇母后’。给人感觉有点乱套,所以慕容素素也有些理不清楚,按常理,皇上的爹娘就是太上皇、太后,可这对夫妻没当过皇帝、皇后。

    “好了,晨儿,你也别把人吓着了。”白心染压住笑意,这才看着慕容素素,温和的说道,“素素,你跟晨儿之间的事我们都知道,你也不用不好意思,既然你能跟晨儿回来,这也说明你愿意跟晨儿在一起。对你们俩的事,我们没什么意见,只希望成亲以后你们能好好过日子,别再让我们替你们操心就行了。”

    慕容素素脸红的低着头。

    白心染继续说道,“既然都要成亲了,以后你也别再‘老王爷、老王妃’的叫了,听自己儿媳这样叫,还真是别扭,感觉你是在嫌我们很老一样。”

    闻言,慕容素素心中一急,赶紧摇头,“老……我不是这个意思,您们别多心。”

    夏之晨又忍不住瞪她,“还不快改口叫人?”

    似是怕白心染真生气,慕容素素赶紧重新向偃墨予和白心染福礼,“素素拜见父皇、母后。”

    白心染朝偃墨予看去,见他淡淡点头,她也忍不住勾了勾唇。

    对面前的女孩,夫妻俩早就有所耳闻,也在夏之漓的婚礼上见过一面,只不过没机会接触罢了。不难看出,夫妻俩对慕容素素挺满意的。在别的大家庭中,婚姻大事可能要选择门当户对,可是对白心染来说,家庭背景并不是首选,她在乎的的对方的品行。

    她不是没给儿子简绍过对象,各大臣家的闺女她基本上都了解完了,可是不仅儿子看不上眼,就连她都看不上眼。当然,她不是说那些女孩子不好,只是在她看来,她不喜欢太过做作和娇气的人。有些人只知深闺绣花鸟,有些人为了权势名利各种装模作样,有些人外表看着可人,可心计太深。

    她的家是一个温暖的地方,她不希望有人出现在这个家里只图争名夺势、只为荣华富贵,她希望一家人之间能和睦相处,发自内心的关心家人。

    从各方面了解以及自己亲眼所见,无疑,慕容素素是个让她喜欢的人,虽然看起来傻笨傻笨,可给人感觉干干净净的,一眼就能看穿她的心思。最主要的是自己儿子也喜欢,她哪有不认可的道理。

    “好了,都是一家人,没外人在的时候不需要太拘礼。”白心染笑着对慕容素素说道。

    “嗯,起来吧。”偃墨予也出声附和。

    “谢父皇、谢母后。”站起身,慕容素素有些动容的吸了吸鼻子。夏之晨没有说谎,他的父皇母后真的是极好相处的人。这让她不由得想起自己的父皇和那些哥哥姐姐,同样都是血脉相连的亲人,为何差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