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九炎皇002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单凭这一点她就可以胡思乱想吗?

    柳静轩不禁笑自己越来越不切实际。

    小丫头不明所以,见小姐笑,便问:“小姐想什么呢?是不是想起什么好玩的事了?”

    “就你鬼灵精。”入宫一事本来就强求不得,父亲竟然没有生气她便安心了,反而有些期盼父亲在她没用后,送她回庄子,还是在那里生活的自在些。

    ……

    明庭最终没跟裳公主出宫,他慈爱的告诉公主,那是他们之间的事,好坏都要陪着她,如果他离开了,她找不到了怎么办。

    九炎裳眼睛通红无言以对。

    明庭告诉她会有结果的,无需为他惋惜。

    明庭言语驻信,九炎落自毁命数,他怎么会没有结果,尽管时间漫长,但两辈子他都等下来了,差这点时间吗?

    年轻人不会懂的……

    ……

    九炎裳很忙,非常忙,因为封益见她在家里无聊,再加上几次见她在外面乱逛,碰到了很多让封益极其不爽的人后。

    封益求玄天机赏了个面具,把裳儿摇身一变成为一名衙役,跟在他身后查案了。

    九炎裳非常喜欢现在的身份,男人,有官职,有工作,有奔头,有相公,九炎裳的世界瞬间不一样起来,每天起的比封益还早,下衙比封益还晚,除了执勤、查案,偶然也跟同事们下下茶楼,讲讲笑话,议论东家的儿媳妇,西家的俏姑娘。

    封益觉得心里更堵了,心想他当初怎么就想了这么个损主意,但见裳儿天天开心,活力四射的样子,又觉得一切都那么完美。

    不过,任哪位相公等到娘子日落西山才一身酒气的回家,心里也不痛快。

    封益冷不丁的出现在大门口,见到磨磨蹭蹭往回走的裳公主,一手环胸,站在门边死死盯着她:“知道回来了。”

    九炎裳心情很不好,身上的酒气不是她的,今天她其实滴酒未沾,因为……

    九炎裳顿时觉得心情不好,不知想到了什么,看到封益的一刻委屈的情绪在心里发酵,眼里便蒙上了一层擦拭不去的水雾。

    封益顿时一慌,也不记得教训裳儿了,赶紧上前揽住她的肩,不管裳儿现在是不是男装,哄了美人便往府里走:“不哭,是为夫嘴贱,不该训你!我们裳儿愿意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好了,不哭了,为夫真没有怪你的意思。”只不过想吓吓她,晚上讨点福利罢了。

    九炎裳闻言更觉得自己委屈了,也不知道自己委屈什么,反正就是很委屈很委屈就对了,出奇的想哭。

    封益不敢马虎,裳儿很少哭,此刻见一颗颗眼泪从平日或娇憨或冷淡或热情的眼睛里流出来,封益觉得自己今天抽的哪门子疯要去寻公主晦气:“不哭了,是为夫不好……”

    九炎裳突然扬起泪眼蒙蒙的头:“你哪里不好?”

    封益傻眼,他就是顺口一说,天知道他哪里不好?不过,男人都善于检讨,尤其是对着自家温柔可人的小娘子委屈万分的样子时,更善于检讨:“为夫不该找你麻烦。”

    九炎裳的眼泪一瞬间掉的更凶了,她不发出声音,只是掉泪。

    封益顿时觉得心如刀绞:“裳儿,你告诉我到底怎么了?有人欺负你了?还是你身体不舒服。”

    九炎裳闻言,眼睛顿时通红,瞬间扑倒封益怀里,哽咽出声,一抽一抽的开口了:“相公,我……我有身孕了……你说,你说他能活的好好的吗……”

    九炎裳承认自己娇憨了,可也不知为什么,看到封益的那一刻,她就是想哭,哭什么自己也不清楚。

    封益愣了一下后惊喜万分:“太好了!真的吗!我们有孩子了!”但立即察觉到妻子的情绪不对,立即把裳儿抱进怀里,柔声安抚:“你想什么呢,有我在,有大嬷嬷在,有皇上和皇后娘娘保佑,我们的孩子一定会平安出生,到时候烦的你天天哭鼻子。”

    九炎裳趴在封益怀里,眼里的泪光收敛了一些,可心里有个角落让她莫名的害怕,怕她再次失去资格。

    封益紧紧的抱着她,轻轻抚弄她的长发,安抚她过分紧张的心:“裳儿,你不用担心,不用害怕,相信孩子和我一样爱你,迫不及待的想努力成长,出来看看他美丽可爱的母亲大人。”

    九炎裳吸取着封益怀里的气息,看着周围属于自己的府邸,还有身边想跪下恭贺,又见自己心情不好,不敢出言的嬷嬷等人。

    心里陡然间充满了希望,是啊。这里早已不是轩辕家,没人会不希望她怀有身孕。

    封母对她很好,除了打牌没什么爱好的她,只在乎自己逢年过节送了她什么花样的牌色,根本不关心自己的嫁妆。封益看似不做主,其实身边的人都听他的。

    在这个家里,她没有任何危险,没有任何生儿育女的阻力,母后和封家都盼着这个孩子,封益也是如此,她还有什么好担心,她又在担心什么?

    是一瞬间听闻自己有孕后的心神恍惚,还是积压了两辈子的委屈?九炎裳靠在封益的怀里,听着他不辞辛苦的绞尽脑汁的想安慰自己的话,突然莫名的想笑了,傻子,明明不是他的错,还在极力往身上揽,傻透了。

    封益感受到裳儿破涕为笑,担忧的心不禁落地,心疼的揉揉她的头:“回屋吧,外面冷。”

    九炎裳不动,娇嗔的开口:“人家走回来的,腿可疼了。”眼睛雾蒙蒙的,大眼睛无比可怜。

    封益二话不说,揽腰把人抱起:“小东西。”

    九炎裳笑了。

    身边的宫人立即如释重负,急忙赶上前,脸上笑开了花,公主终于有孕了,这是天大的喜事,是周国的喜事,一定要快快通知皇上和皇后。

    ……

    封家觉得再没有比自己更憋屈的公婆家,自家好不容易有了长孙,家人正准备祭祖告宗,去庙祈福,再低调宴客,最好能无意中透露出要当爷爷奶奶的美好事情。

    谁想,皇家已经贴出告示,为贺公主有孕,大周所有耕地免地租一年,另,大赦天下。

    举国欢腾、振奋!

    封御史那个郁闷啊!他的那点小操办小得意,瞬间被皇家的威武大气比到了臭水沟里。但有什么用,谁让儿子娶了位公主,还是唯一的公主,公主的一举一动都不是他们能插上手的。

    封夫人觉得这样很好,精神百倍,因为省了她的时间,终于可以多摸两圈牌了,说实在的,她不喜欢那些应酬,更不喜欢祭祖,那些少则三天多则半个月的排场能累死她。

    九炎裳也不是先报给爹娘就忘了公婆的人,进宫一趟后,立即回了封家小住了三日。

    然后又回了公主府,封家无人提出公主在家将养的意思,他们家傻了疯了才敢与公主府皇上、皇后赐下的太医、妇婆比技术,万一生不好了,他们有几个脑袋让皇上砍。

    所以虽然孙子金贵,但想到公主的身份,她还是回公主府去祸害别人吧。

    九炎裳虽然没打算在外住,但这样被赶回来也好可怜啊:“相公,他们都好讨厌啊。”

    “对,对,只有你相公我不讨厌。”

    九炎裳微愕,这算什么答案,跟她上面说的话有道理吗?他到底有没有听懂刚才那句话的意思。

    恃宠而骄的九炎裳多年来不给父皇母后、皇兄找麻烦,直接把枪口对准了封益,稍有不如意立即发小姐脾气,直到被哄开心了罢手。

    封益不觉得裳儿难缠,因为刚成婚的一个月,裳儿是很少除了晚上理会他的,有现在这种局面是他花费了一番心血才求来的,怎么会觉得裳儿难缠。

    夫妻之间,若是除了相敬如宾,剩下的不就是难缠不好伺候了吗。

    ……

    有人欢喜有人愁。

    皇妹已经身孕近两个月,皇兄至今还没有看对眼的,章栖悦怎么能不关心。

    章栖悦趁着儿子下朝后的时间,让人把他请过来,问他的想法:“母后觉得后宫待选的几位女孩不错,先不提人家的长相,就算你父皇要求的精神合一也不是没有,我看她们写的对时政的看法,就很有底蕴,她们的言辞都放你桌上了,你怎么无动于衷。”

    九炎皇听的多了,练就了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的本事:“母后,多大的事啊,您老把我从前面叫回来,如果都很不错,如果您和父皇着急,不如也学当年一样,抽个签好了。”

    章栖悦被呛的无话可说,下一瞬就把九炎皇轰走了。

    九炎皇却是真没想法,至少现在什么想法都没有,只想什么都不想,虽然有时候也忍不住站在某人熟睡的窗外一站一个晚上,可她无意是事实。

    ……

    九炎落不管儿子,女儿有孕了,如果儿子不行没孩子时去了,不是还有个现成的继承人!所以九炎皇瞬间不那么重要了。

    自然没人知道九炎落想什么,否则还不天下大乱,众臣催促太子早日大婚的折子越来越迫切。

    太子装傻听不见,皇上留而不发,弄的一群大臣小将像一拳打在棉花上,没有一丝力道。

    但劝谏永远是臣子的责任,就算为此粉身碎骨也要当仁不让。

    九炎落听烦了,便让这些人去烦太子,扬言,只要太子松口,大婚立即进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