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31】传世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云蜜静静的看着面前保养的很好,依旧宛若三十妇人的月如歌,曾经记忆中的那个温婉柔美的皇贵妃,似乎从脑海里轰然倒塌。

    “皇后,不是哀家挑你的刺,只是你要清楚,皇室不比别家,子嗣才是一等一的大事。苍龙大陆地域何其的辽阔,以后若是后宫嫔妃不充实,你和皇上能生多少孩子?天下之大,只有一个帝王,势必会遭到藩王的欺瞒。虽说兄弟姐妹多了麻烦也多,但是终究还是血亲不是?”

    云蜜呶了呶嘴,不置可否。

    “太后,你的话我不赞同。”

    “为什么?”皇太后挑眉。

    “让我把心爱的男人和别人分享,这点我做不到。爱情岂是能够分享的?太后也别说这是为了天下,兄弟过了麻烦也多,在皇家,血缘只是摆设,父子都能反目相残,何况是兄弟。身为天子,若是连国家都需要假人之手,这个帝位不做也罢,再说我对是不是皇后一点兴趣都没有,当初建华夏城的时候,也没想到会用来做都城,是为了我自己而已,我不相信身在皇家这么多年,你会迷恋上那种斗来斗去的日子,也许前后落差太大,现在这种闲适的日子让你很不习惯?你也想将我好容易建造的华夏城,弄成曾经的东璃?”

    “皇后!”月如歌有点恼怒,“自古皇室选秀,这是无法更改的定律,你想以一人之力,违背先祖的遗志不成?”

    “先祖遗志?无法更改的定律?谁先定下的?这全部都是为了自己的欲望找借口,别以为身居高位就可以为所欲为,那个正经女子会喜欢给人家做妾?历史诞生如此悠久,后宫后宅女人一多,会何其的凶险,这点还用我一一道来?曾经你和皇后斗了那么多年是为了什么你应该很清楚,女人一多,阴谋诡计就多,多少后宫的富丽堂皇之下,隐藏的是白骨累累,我希望你能想明白。”

    “皇后,哀家何尝不明白,只是如今皇上的作为超越了多少前人,苍龙大陆数千年悠悠历史,能够真正一统的,皇上是第一人,你真的就想看着好容易出现的繁华盛世,毁在皇上的手里吗?”

    “所以说,女人终究是女人,想的永远都不比男人来的活泛。”云蜜摇头叹息。

    太后柳眉一挑,怒目道:“哀家是太后,就算你看不惯哀家,哀家也是皇上的生母。”

    “嗯,所以你应该庆幸,他独独接来了生母,却撇下了生父。”云蜜笑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太后被云蜜弄得有点糊涂。

    “你自己心里就没有想过?按理说顺元帝称帝那么多年,很多的经验都足以让凤千绝受用,这是为什么?”

    月如歌一听,脸色就变了。

    云蜜已经说得这么直白了,若是她再不明白那就是很傻很白痴了。

    之所不让顺元帝来,就是不希望他在身边指手画脚,明明顺元帝曾经那么疼爱皇上,可是他都能做的如此绝情,很显然,皇上是做了决定了,而且还彻底的实行。

    “太后,人生不过匆匆几十年,你何苦要自己和自己较劲,快乐点活着不好?”云蜜不知道这个老太太到底在固执什么,甚至固执的有点莫名其妙。

    “你以为哀家想胡思乱想?哀家是担心皇上,他是哀家唯一的儿子。”

    云蜜噗笑,看到太后那凶神恶煞的眼神,忙摆手示意,“你这话很不对,说的好像他不是我唯一的丈夫似得。”

    “别和哀家打马虎眼,你以为哀家就不想过的舒心?那么多年,哀家在偌大的后宫,那一天不是提心吊胆,皇上喜欢他哀家担心,若是不喜欢,哀家更担心,这都是为了什么?其实你这么聪明早应该看出来,哀家为的都是绝儿,即使他无心皇位,哀家也不能任由他自作主张,若是太子登上后位,可想而知哀家和绝儿的地位将会受到何等的威胁,这些你明白吗?历朝历代后宫的累累白骨无不告诉后人,那里是多么血腥的地方,可是这就是后宫,任何人都无法改变。”

    “太后,凡事都有其存在的理由,但若是你把它当成存在的理所当然,那就真的无法改变了,改变不是一时兴趣,而是大势所趋,你应该看开点,现在凤千绝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天下百姓,宫里自然也要和睦,我不想和你斗,毕竟那些麻烦的事情我不感兴趣,希望你能理解,早点接受总比和自己作斗争要好得多。”

    “哀家为什么要接受?”和以前一样不好?

    现在她是太后了,和以前不一样了,就算是宫里嫔妃多了,见她还不是要跪拜,要高呼母后?既然这样,她为何要改变?

    她的儿子是皇帝了,儿媳却只有一个,她这样的太后估计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凭什么要到她这里改变?

    “能力挽狂澜的要么死,要么名垂千古,太后,你确定你可以?别的不说,你的想法本身就被局限,若是依旧坚持己见,我真的会不客气。”还能不能好好的谈话了?

    她到底想要什么?石头脑袋吧?永远都开不了窍?

    七月,天气变得格外炎热,而云蜜现在想的就是能够在泳池里泡一泡,可惜只是奢望。

    这一日是中元节,在古代这是个很大的节日,作为传统中的鬼节,这一天家家户户都会去祭奠家中已逝之人,或者是祭奠孤魂野鬼。

    海边木质栈道,早已经灯火齐明,各式灯笼高挂杆头,长长的木质栈道两边是各种小摊位,都是云蜜当初让人搭建的一排排的带棚子的开放式小木屋,而且还交给了他们新式的烧烤以及各种餐点,如今的海边栈道每天晚上都是人声鼎沸,热闹至极。

    云蜜和乐甜等几个女子换了简单的装束,穿梭在人群当中,看着周围流动的人群,男女老少均都带着欢快的笑容。

    “娘,我去前边买点好吃的。”凤宇飞和乐甜说了一句,就跑去了前边,淹没在人群中,两个机灵的护卫早已经跟了过去。

    “他很熟悉,经常出来?”云蜜笑道。

    “可不是,王爷不忙的时候,几乎三五天就会和王爷一起出来,那个小摊卖的是羊肉串,他很喜欢。”乐甜笑着说道。

    “今天是中元节,咱们就好好玩一玩,在这里就算是夏天,也不会觉得那么热。”

    “是啊,海风吹在人身上,那种带着咸咸的味道,都让人感觉不到黏腻,反而觉得很舒爽,这还是我第一次出来。”乐甜道。

    “没关系,以后可以经常出来,城里的人都是性子温和的,相信我看人的眼光。”云蜜抬手指了指自己的眼。

    乐甜笑了,“相信,就看着那干净的接到和温暖的笑脸,就觉得很舒服。我还听说距离海边十几里外,有各种作坊,每天都有马车接送,这真是一件利民的大好事,你这种小事都能想到,真不知道你还有什么是做不到的。”

    “民安才能国安,再说有些事情,男人总不如女人想的周到,我只是想为他多分担一些,占了这个位子,总不能整天就知道呆在宫里享福不是。”

    “是是是,您最厉害了。”

    等走到一处烤肉摊位,就看到凤宇飞正在吃着面前盘子里的烤肉,还笑着和一对年轻的夫妇聊天。

    “小少爷,这是我们多给你添的两串。”清秀的年轻妇人笑着送上两串很有分量的烤肉。

    “谢谢郑姨,你家的烤肉就是比别家好吃,不用多给我,你们赚钱也不容易。”凤宇飞笑嘻嘻的说道。

    “没关系,小少爷喜欢我们很高兴,欢迎以后常来。”丈夫是个憨厚长相普通的人,但是眼神却始终都带着笑容,相信谁见到都不会讨厌的。

    凤宇飞点点头,扭头时眼角的余光瞥见不远处走来的人,抬手招呼她们。

    “娘,婶婶,过来一起吃啊。”

    乐甜走上前,揉了揉他的发,嗔怪道:“现在才想起娘亲和婶婶啊。”

    “我觉得你们不会喜欢吃这个。”娘亲在家的时候都很少吃肉。

    “谁说不喜欢啊,看你吃的这么香,娘也尝尝。”

    “砰——”

    一声巨响,伴随着一片灿烂,在百米远的海边炸开,让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了过去。

    这种焰火是林菀和凤千绝提过,他找人去制作的,不得不说劳动人民的智慧真的是无穷的。

    这种礼花始于唐朝,繁盛在宋朝,虽然目前的焰火颜色比较少,却也能起到娱乐大众的效果。

    红色,黄色,蓝色,交叠着在空中依次炸开,然后就是下一波,惊呼声此起彼伏。

    “小少爷,是不是很好看啊?”郑氏笑着送上几串别的烤肉,笑着问道。

    “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