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天下无爷 第三十一章 穆氏大婚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同一时间,穆氏也是一片红。

    只不过一头是红的血腥,万分诡异,另一头则红的喜庆,一派欢腾了。

    东洲午时为吉,拜堂定在了正中午,这会儿清晨时分,正是忙忙乱乱的时候。两个新郎各在一房,穆兰亭这边儿,刚刚穿好了大红喜袍,在婢女的服侍下梳发挽髻,穆如笑就坐在他边儿上,头靠着他肩膀:“哥……”

    她难得有兄妹爱一次,却不想话都没说话,脑袋被他哥推开了,那叫个嫌弃:“起开,起开,弄皱了本公子的喜袍!”

    穆如笑险些气出个好歹来:“谁还没成过亲,个破袍子比你妹还重要!”伸手就把他梳到了一半的头发揉成鸡窝。穆兰亭不甘示弱,一边儿踹她一边儿喊帮手:“赶紧的,把你媳妇牵走!”

    这兄妹俩啥时候凑一块儿都是鸡飞狗跳,纳兰秋已是经验十足,伸手搂过他媳妇:“咱孩子都能打酱油了,甭跟他一般见识。”

    一句话戳的新郎血条清零。

    要说他和华留香,早在十几年前就有了苗头,缘何婚宴这时候才办?还不是因为穆氏的一堆老家伙们。这就跟当初乔青方入鸣凤的时候一样,唯一的继承人被祸害成弯的,怎可能不横挑鼻子竖挑眼。可想而知,华留香这十来年间,在穆氏也没少了麻烦,这么一日日僵持着,就折腾到了今日。

    是以不怪穆兰亭紧张,华留香也是同样的紧张。

    为了区分新郎和新郎,这花蝴蝶依旧是一身紫袍,风流又倜傥,沈天衣打量着这自小长大的好友:“若从前让我猜,打死都猜不到你会嫁给一个男人。”

    华留香高高挑眉:“是娶。”

    囚狼顿时笑喷了:“滚蛋,两个男人还分个屁的嫁娶,也不嫌矫情。”

    “这是原则问题。”

    “就是娶,你也是上门女婿。”

    这话真是无法反驳,穆氏家大业大,穆兰亭丢不下这烂摊子,就只好他入到穆氏来,华留香忍不住叹气:“啧,想着整日得看那群老家伙的脸色,真是不爽啊……”

    一句话落。

    沈天衣一挑眉,囚狼坐直了身子,柳飞环着双臂,忘尘冷哼了声,邪中天眯起桃花眼,姑苏让把玩着玉笛。这一群人都是同样的意思——给脸色看?这穆氏的胆儿挺肥啊,不把娘家人放眼里?

    要说这十几年下来,每一个多多少少都有一点变化,有的成了亲,有的生了娃,有的收了徒弟,有的接管了自家的宗门,然而唯一不变的,绝对是护短的秉性!自己人里怎么损都不是问题,外人谁也别想欺负。

    忘尘又是冷冷一哼:“他们不知你跟妹子有交情么!”

    华留香苦笑一声:“知道是一回事儿,信不信就是另一回事儿了,而且乔青那家伙,光顾着跟凤兄逍遥自在去,这都多少年没现过身了?”

    走进门来的凤小十正听见这句,抱着双臂往门边儿一靠:“华叔放心,老爹已经到了。”

    哗!

    一下子,全站起来了。

    一双双眼睛亮闪闪地看着凤小十。

    算一算三胞胎出生的时候,这小帅哥就十五了,如今也快步入三十的年纪。

    当然在这个动辄上万岁的世界上,三十什么的只是浮云,连人家零头的零头都不到。比起十五年前来,他的模样一点儿没变,只眉宇间更潇洒了几分。酷似了凤无绝的脸,承袭了乔青的气质,这么往门口一站,红衣飘摇,俊面闪眼,活脱脱一个乔青和凤无绝的结合体。

    凤小十笑眯眯地摆摆手:“别看我,我也不知道她在哪儿,是大白叔说的。”

    这还是他来时路上的事儿,正好和大白大黑饕餮同路,刚进了穆氏的地界,那肥猫仰天就是一嗓子“小青梅的味儿”,咻一下,没了影儿,连它媳妇都不管了。然后是小凤凰扑棱着翅膀跟在后头,显然也寻他娘亲去了。

    至于到底上哪去寻?

    大白和乔青,大黑和凤无绝,它们之间有感应,旁人又哪里能知道。不过反正人已来了穆氏没跑的,她还能不现身了不成?等着就是。

    这一等,就等到了日近中天。

    吉时还未到,新郎和新郎尚未入场,一列列的席面倒是排开了,众人先一步入了席。只打眼一瞧,便发现百分之九十九都是穆氏的族人,剩下的,来自两个新郎的朋友仅仅百不存一,更不用说东洲的大小势力了,一个都没通知。

    沈天衣眯起眼,知道这就是好友口中那些老家伙们的意思了,往那头长老们的席面上一瞥,顿时发现人人脸色不怎么自然,正有小弟子着急忙慌地禀报着什么,不多时,两个长老起了身,跟着大步出了广场。

    难道出事儿了?

    他猜的一点儿也没错。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