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 玄冰VS艾瑶瑶3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艾瑶瑶轻声呢喃,显然在梦中,她把玄冰当成了自己死去的父亲。

    玄冰见她可怜,只有妥协的任她抱着,拥着她躺在一张榻上。

    渐渐的他进入了梦乡。

    “不要——不要”

    半夜,艾瑶瑶又开始呓语,手舞足蹈的好不安分。

    她扭动身子钻进了玄冰的怀抱,摸到他冰冷的身子,好似特别舒服,轻轻低吟了几声,抱得更紧。

    玄冰被她弄醒了,看着怀里像猴子一样挂在他身上的艾瑶瑶,无语的深吸一口气。

    艾瑶瑶倒是可以降温,可他却热了起来。

    他想起身,刚动了动腿,艾瑶瑶的小短腿顿时搭了过来,刚好压制了他的双腿,而她的小脚正好放到了特殊部位上——他的命/根子啊。

    玄冰欲哭无泪,心里一片悲凉,这小孩儿未免也——未免也太——

    玄冰伸手拉住艾瑶瑶的胳膊,想要将她从自己身上推开,这一拉,顿时惊动了睡得不安稳的艾瑶瑶。

    她扭动身子,没安全感的抱地更紧,小短腿也贴着玄冰的身子动了动,那只让玄冰痛苦的小脚竟然蹭了蹭他的命/根子,天啊——这完全是赤果果的沟引啊。

    要不是看在她还是孩子,玄冰一定一拳轰飞她。

    玄冰强忍着小脚蹭出的遇望,将她的脚推离了自己,而后心里默念,她是个孩子,是个孩子,是个孩子,是个孩子——

    一/夜无眠,玄冰憔悴的看着怀里的艾瑶瑶,摇头叹息。

    一个陌生的孩子,虽然长得像潇瑶,但跟潇瑶没有任何关系,他至于要这么紧张吗?

    玄冰苦恼的望着这张熟悉的脸,自己都无法理解了。

    清晨,窗户射进冰冷的阳光。

    玄冰摸了摸艾瑶瑶的额头,心里哑然。

    一晚上了,还在发烧,整个人都烧得神志不清了,看来还是得去看大夫。

    玄冰抱起浑身发烫的艾瑶瑶,推门而出,朝着山下走去。

    “大夫——”玄冰走进医馆,略微着急的喊了一声。

    大夫走出来,看着玄冰怀里抱着的小女孩,敛眉询问:“这小孩怎么了?”

    “她发烧了,你快看看她。”

    “好,你把她放到榻上,我替她检查检查。”大夫指了指一旁的木榻,吩咐道。

    玄冰赶紧将她放好,站在一旁。

    大夫摸了摸她的额头,惊得皱眉:“这么烫,怎么现在才送来?”

    玄冰一时语塞,不想说自己来自雪山,沉默着不知如何回答。

    “她是你女儿吧?”

    “是。”

    “唉,你说你这当父亲的是怎么当的,孩子烧成这样也不看病不吃药,要再晚了,估计就没命了。”大夫责备的感叹道。

    玄冰沉默着,没有回话。

    “孩子她娘呢?这孩子好几天都没吃过一顿饱饭了,到底是怎么当大人的啊?”大夫检查之后,难以置信的叫起来。

    “孩子——孩子他娘——去世了。”玄冰被大夫盯得有些尴尬,被逼无奈的解释一句。

    “哦,难怪呢,你这当爹的可要学着照顾孩子,别让孩子闹出病来后悔。”大夫捋着胡须告诫道,而后走到桌边,拿起笔开方子。

    “我先给她开点药,先控制住病情,回去之后,你给孩子洗个热水澡,祛祛风寒。”

    “洗——洗澡?”玄冰脸色一黑,不能接受的反问一声。

    大夫点点头:“是呀,这孩子的衣服都是湿的,肯定是染了风寒,必须赶紧换掉。”

    玄冰僵得没了语言。

    帮她洗澡,可他是个男人啊!

    “可是——可——我是男的——”玄冰羞于开口,竟是有些吞吞吐吐了。

    大夫白了他一眼,“她还是个小孩子,你又是她父亲,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真是的,怪不得孩子得不到照顾,哪有这样的父亲。”

    玄冰被他一句话堵得郁闷。

    好吧,她只是个小孩子,给小孩子洗澡没什么大不了的。

    玄冰心里安慰着,大夫便已经叫人为孩子抓好了药。

    “回去记得熬给她喝。”

    玄冰默默接过药,抱起艾瑶瑶,出了医馆。

    走在大街上,玄冰看到一家衣店,脑海不禁浮现潇瑶的服装店和时装秀。

    嘴角不自觉的勾起笑意。

    他缓缓走进了衣店——

    回到小木屋,玄冰为艾瑶瑶烧好了洗澡水,可是——可是——他望着热气滚滚的洗澡水,抱着艾瑶瑶的身子,却迟迟不敢下手。

    杀个人都没有洗个澡这么麻烦。

    玄冰眉头紧蹙,心里不停挣扎——

    她是个孩子,她只是个孩子,父亲给孩子洗澡天经地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