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13】大结局(上)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明明方才自己是晕倒在殿内的床榻上,为何转眼便到了殿外?

    慕晨想提步返回殿内,双脚却好像被千斤重的锁链锁死在地一样,无法挪动半步,她低眸查看,双脚却是好端端的,并没有被什么东西限制。

    她正为目前的状况困惑着,却忽然被一声殿门打开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考,她不禁往哪方向看去。

    只见一小男孩拎着包袱,从殿内轻步走出来。

    那小男孩个很小,看上去也就十一、二岁,虽然一身粗麻布的衣衫,但也难掩皇家小孩的贵气,他应该是一个想出逃的皇吧。

    等等,这里是殿,怎会无故出现一个这般大的出逃皇?

    再细看那小男孩相貌和五官,竟与自己有七分相似。

    她瞬间明白到,如今眼前的,不是小男孩,而是小姑娘。那正是五年前的自己。

    小慕晨出了殿门后,又轻轻的把门关上,转身离开之际,却与张轩碰个正着。

    五年前的张轩和现在倒是差距不大,只是没有现在的小胡。

    “,这个时候,你要去哪里呢?”张轩的语气是恭敬的,他一边问着,一边推门请小回殿。

    这个时候,慕晨的脚又好像被解锁一样,可以动了,她随着张轩和小慕晨的脚步进了殿。

    很明显,张轩和小慕晨是看不到她的,她意识到,自己应该是灵魂出窍,并回到了五年前。

    看到小慕晨拎着包袱,又是一副偷走的模样,再对上时间,她便猜想,莫非这个时候刚好就是小慕晨与二皇熙约好私奔的时间?该不会是因为被张轩困住,所以才去不成吧?

    果然一如她所料,小慕晨真的想去赴约,但张轩看起来却并没有硬性阻挠之意。

    他毕恭毕敬的站在小慕晨的数步之外,心平气和的道:“,若你真想与二皇离开皇宫,过凡人生活,微臣不予反对,但可有想过后果?”

    小慕晨坐在位上,发着小脾气:“没有,我只知道我喜欢他,想跟他在一起。”

    “那你有想过你父皇吗?他自小就对你寄予厚望,早早封你为,宠爱有加,难道你就不顾念这点亲情?”

    “之位我根本不想要,也没有能力要,不管我怎样努力,都总是让父皇失望,何不干脆换一个,放我走,这样大家都完满。”情窦初开的岁月,眼里难免只有爱情,什么亲情,什么权贵,什么身不由己,大概她还不懂。

    “,微臣知道,你此番出走是与二皇一同出走,皇上的嗣有几个,不是不知道的,你们二人都离开了,试问还能换谁?”

    “父皇后宫佳丽众多,叫他别总是去安妃娘娘那里,多找些别的嫔妃开枝散叶,我就不信生不出一个儿。”

    张轩轻叹一声:“本来这些事,不该对你说的,但事到如今,你应该要知道。”

    张轩开始说着永和帝的那点小秘密。

    原来,五年前,永和帝就因为积劳成疾,心肺和肾都开始退化,能熬多久也不知道,这事只有安妃娘娘和为数不多的医知道,他怕有人伺机生事,所以命他们必须要保密。

    肾不好会影响生育能力,这也是为什么后宫在近些年没有新生孩儿诞生的真正原因,所以,为了尽量不让他人起疑,永和帝便开始独宠安妃,少去其他嫔妃的寝宫。

    当然,永和帝会选择安妃,也不完全是幌,他对她的感情也确实是真的,否则也不会选她。

    话已至此,情况已经很明显,若慕晨和二皇熙离开,永和帝便没有嗣继承帝位,就算退一步来说,即使让他侥幸再得一儿,要等这儿长大也是需要时间,他的身体又随时会倒下,若是哪天忽然倒下,没有个像样的儿来支撑大局,慕氏皇朝必定就此终结。

    揭露完真相,张轩再次苦口婆心的劝道:“,微臣知道你并不眷恋之位,更不想日后登基为帝,但若你不走,二皇便会留下,即便日后你让出帝位,中原江山也能由二皇接手,不至于落入旁人手中。二皇乃可造之材,想必江山由他掌管,天下也会平的。”

    小慕晨在哪静静的听着,神情越发黯然。

    也许是因为同一副皮囊的关系,慕晨似乎能感应到小慕晨的心情,矛盾、犹疑、挣扎,般滋味涌了上来,把心堵着,很难受。

    她,该是真的喜欢二皇熙,但也被张轩的话动摇了吧。

    她终究是去了相约的那个码头,只是没有出现在他面前。

    她远远的躲在一块大石后面,的看着他,默默的流泪。她该是不想父皇的江山拱手让人,也不想二皇熙的才华被埋没,看来她也并不是完全只顾自己的小女生。

    转眼,慕晨又回到了殿内。

    时间有所变化,因为小慕晨已经长大了,模样已经和现在差不多了。

    只见一个女正与她攀谈,貌似已经倾谈了不少。

    那不是华妃么?怎么会来殿?稀客了。

    “,这茶是西朗国进贡的,快尝尝。”华妃主动斟茶,自己还先喝了起来,大概是想用行动亲身证明这茶没毒。

    慕晨仍有点迟疑,华妃便又轻笑道:“我皇儿小熙都说这茶好喝。”

    似乎是听到二皇熙的名字,慕晨的眸色略有微动,缓缓伸手拿起茶盏,慢慢凑到唇边。

    大概是那时候华妃尚未表露其阴险的一面,所以单纯的慕晨才会轻易相信她。

    而作为旁观者的慕晨,自然是知道华妃的心计,便想冲上去把那茶盏拍掉,但她忘记自己乃一缕灵魂,一手拍去,只是拍了个空。

    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从前的自己喝了那杯似有问题的茶,一饮而尽。

    果然,慕晨用手扶了一下额头,似乎开始晕乎乎了,华妃还好心的扶她到床上休息。

    当她倒在床上的一刻,整个人已经昏阙过去。

    “对不起。”华妃竟然还能说出一句对不起,真是笑话,“要不是为了我儿,我不会做到这一步,我不能再眼睁睁看着他不争不抢,毫无上进心,我知道他都是为了你,才会郁郁寡欢,只有你永远消失,他才能抛开一切,振作起来。”

    慕晨突然明白,她一年前的穿越,并非毫无原因的鹊巢鸠占,而是本来就难逃一死,只是因为她的穿越,才得以重生。

    眼前一黑,游离在外的灵魂似乎被拉回了某处。

    眼皮无力撑开,只觉得手腕处有手指点着,大概是为她把脉,听到身边有个声音:“张医,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就吐血晕倒呢?”

    焦急的声音,一听便知道是苏无邪的。

    张轩的回答也带着满满的惊讶:“怎会这样?这媚毒竟会到了身上,你们……”

    他大概是已经明白了这里面的缘故,然后两人来来回回的好像说了很多,但慕晨的意识似乎再坠-入黑暗,从听不清楚他们说什么,到最后什么都听不到。

    黑暗之中,她想,她应该是死了,所以灵魂才会脱离身体,穿越时间,看到往昔的事情。

    再次睁开眼睛,她看到一张熟悉的脸正担忧的俯视着自己。

    她伸手,想抚摸一下眼前的那张俊脸,但继而又想,自己已经是出了窍的灵魂,就算伸手也只是摸空,于是手又缩了回去。

    缩到一半,只觉手腕一紧,好像被什么扣住了。

    有暖暖的温从手腕传来。

    是他的手。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